Tuesday, June 5, 2012

廖中赖史上最强的Q&A!必读!

转载自《当今大马》:



记者:谁负责支付竞标车牌的费用?

廖中莱:我昨天说了,这是官车,所以部长有资格拥有一个车牌号码,所以……这个过程是正式的,我们只是去到陆路交通局的办公室申请。陆路交通局是处理申请的负责单位。

记者:所以是卫生部支付这笔费用?

廖中莱:不,这全由陆路交通局来处理,我们交给陆路交通局。

记者:但是谁支付这笔费用?我知道陆路交通局负责处理这个(申请)程序,但谁支付这笔费用?

廖中莱:我必须去检查,我不确定,因为那属于陆路交通局的管辖范围。

记者:那就意味着你没有支付这笔竞标费?

廖中莱:不是的,就像我所说的,部长有资格拥有一个(车牌)号码。我之前没有选择这么做,既然我的部门要换车,所以他们就换(车牌)了。

记者:所以你是说,是你的官员负责处理它(竞标车牌号码)?

廖中莱:是。

蔡细历:这个选项通常是给予联邦和州政府的行政人员,一次机会(竞标车牌号码)。当你是行政议员,你也有资格正式地去竞标一个号码,或者州政府会给你一个号码。

记者:这是否意味着,当你竞标时,你必须用自己的钱来竞标?

蔡细历:不,政府允许你……将分派给你一个号码,你可以要求取得一个号码。当然,你不能去竞标“1”号(车牌号码)啦。

记者:《星洲日报》今日报道,根据一名财政部官员,政府并没给予部长这种(竞标车牌的)拨款。

廖中莱:不需要拨款,部长有这个资格,完全不需要拨款。不过,号码对我而言不重要,我觉得最重要的是服务人民。对我们而言,重要的是有效地服务。任何号码,我的车可以放上任何号码,这对我而言不重要。所以不管我得到15号、200号或1000号,最重要的是,我可以用这辆官车去服务人民。

记者:为何你用自己的名字竞标?

廖中莱:因为我是卫生部长,这是正常的做法。可能它制造了很多混淆,我最好澄清好让公众知道。

记者:用超过2万令吉的费用来竞标一个车牌号码,值得吗?

廖中莱:不,因为我们不知道竞标费用。当我申请时,我们不知道这个费用。这只是碰巧我需要车牌,我需要那辆车,就这样。

记者:但一般上,竞标者必须出钱竞标车牌,所以竞标者应该知道费用多少。

廖中莱:不是,就如我刚才所解释般,部长拥有这个资格,就这样。就算是(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也有一辆这种官车。所以每个……正如我的总会长刚才所解释般,不管是州或中央政府……

蔡细历:在州政府层级,行政议员同样有资格获得一个车牌号码。

记者:“15”对你而言有什么特别意义吗?

廖中莱:(迟疑)好吧,那是因为我祖父也是使用这个(车牌)号码。没什么特别,这个号码没什么特别,它只是一个号码。这就是为什么我说这个号码没什么特别。

记者:如果没什么特别,那根本不必去竞标啊?

廖中莱:没什么特别,我只是需要一个(车牌)号码。这就是为什么我说,它可以是任何号码,它可以是任何号码,所以我只是选择这个号码,就这样。

记者:不过,如果任何号码都可以的话,你不必为了这个号码而花这么多钱。

廖中莱:我对任何号码都OK,是的。

记者:但为何为了这个而花费2万4000令吉?

廖中莱:不是的。就是因为,呃,我们刚巧,呃,我需要换官车,所以我需要一个车牌号码。

记者:为何不保留住旧官车的车牌号码?

廖中莱:不能,他们换了新车,旧车仍在,我不能这样换车牌。

蔡细历:那些是官车,那些车牌号码其实不属于他。

记者:那些旧官车现在怎样了?

蔡细历:其他人将会用它,不能就这样换车牌。

记者:你是不是在说,当你买新车时,你必须买一个新车牌,不能用旧车牌?

廖中莱:因为那是旧官车,我……

蔡细历:你必须明白,当那是一辆官车时,那并不属于他,你明白吗?

记者:所以竞标这个车牌的费用是来自卫生部?

廖中莱:不、不、不,不是由卫生部出资。

记者:那这笔钱是来自哪里?

蔡细历:这是一个钱从“左手转入右手”的问题,因为所有政府部门的钱都会交给政府统一基金(consolidated fund)。

记者:所以你是说,(钱)是从一个部门到另外一个机构?

蔡细历:啊,坦白而言,就是“从左手转入右手”。

记者:我可以说,15号是你最喜欢的号码吗?

廖中莱:(迟疑)我早前已说,任何号码都行,没有特定的号码。它只是刚巧我选择15,不代表它是我最喜欢的号码。


看到这里,我已经顶不顺了。。。

25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我晕。

moot said...

看到两个扮蠢的XX, 马桶公会真的是。。。。。

首先,那车牌如果是拿来招标进国库的话,那马来西亚官员就是在滥权,占国家的便宜。就算是政府部门也一样。而且还浪费一个国家赚钱的资源。

另一方面。那些转换的程序加上工作天,不是资源,不需要钱?可以不叫公务员免费工作是吗?

qym said...

哇佬啊!一塌糊涂!

Anonymous said...

一个亚猪一个亚狗,猪狗就此搞在一起?

Anonymous said...

Really shameful to himself if he recalled what the reporter asked and what the answer he has given. I am sure a student who prepare to sit for SPM examination if will to ask those same questions be able to answer properly and to the point. Look like he really in panic and stress and the most stupid conversation between the reporter ever in his personal interviewed. No doubt is time for him to step down and relax. This is another blow and car number scandal to his party. No excuses for not know !!

A Parent

Anonymous said...

阿莱的智商只有15, 别怪他啦.

- 大狗 -

Anonymous said...

Minister in the Prime Minister Nazri also bid for www number. How come he has no problem but this Liar has so many problems?

Trevor said...

阿廖真的可以把车牌占为己有啦。

他所谓的官车再过几个月(大选后)自己就不能坐了啦。

有人会选他才怪!

还敢说有人在朝好办事。

看来是对自己好办事而已啦。

tamiya said...

事先声明,不是所有姓廖的都是这样的智商等级的。

槟城老唐 said...

看来成语“料事如神”是可以数码化为:廖十五?神~

Paul.Kafka said...

"左手转右手", "右手转左手". 那些年,廖菜一起打飞机的CD。

店小二 said...

很可能他有难言之隐,皆因那两万多是出自翁世界(仔)的口袋啲哩!

Anonymous said...

喂,小二!
你的意思是老翁已成为卫生部的大供应商之一?

老百姓 said...

我是相信他不知情…是有马屁精送他的,就象那大房车一样,不拿白不拿…

睿 said...

左閃右避的兜而不敢正面回答問題,這招太極耍得難看死了,整個架式就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這姓廖的不單是 liar,賴,還會扒!投票選他的不是笨蛋就是和他一樣的料。可背的是我們這些納稅人的血汗錢竟是拿來養老千和賊!

Anonymous said...

I think the moist happy person is Wee Kia Siong. Because if BN still the government, there will be one minister vacancy for MCA and the most likely candidate will be Wee!

Anonymous said...

叫他不要澄清啦,他越澄清我就月混乱。
连记者的问题都不明白,答非所问!!!
这种素质的部长,这种素质的署理总会长。。。
OMG!!!


Cynn

凌国文 said...

Cynn,

就是要有这种素质,才能在马华出人头地。

Anonymous said...

Minister in the Prime Minister Nazri also bid for www number. How come he has no problem but this Liar has so many problems???

because Nazri bid for his own car use...

qym said...

我的妈呀!江作汉更离谱--`敦促行动党勿煽动穷人仇富`

JockMatGuy said...

你要知道,不是所有問題都有答案的..

Ong Chia Hooi said...

廖中莱:不需要拨款,部长有这个资格,完全不需要拨款。不过,号码对我而言不重要,我觉得最重要的是服务人民。对我们而言,重要的是有效地服务。任何号码,我的车可以放上任何号码,这对我而言不重要。所以不管我得到15号、200号或1000号,最重要的是,我可以用这辆官车去服务人民。

看到这句!我很愤怒!虚伪的人!

hmtan said...

答案只有两个,是与否;就把两个卖华公公搞到洋相百出!!哈哈。。。。

睿 said...

江作汉--`敦促行动党勿煽动穷人仇富`,

這個 江作汉應該反省為何大馬人民不仇視富豪如 Shangri-la 和Public Bank 的老闆?台灣人民不仇視王永慶而討厭阿扁一家人,特別是阿扁的太太,兒子,兒媳和女婿?

Anonymous said...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身在糞桶,講得都是糞話!您們不要少見多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