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15, 2008

大马只剩“无脑”人

此文今日见报时,好玩的部分(红色的)都被阉割掉了,前半段变得不汤不水,就连标题也被换上一个文绉绉的。为了不想被误为交行货骗稿费,特此献上原文:

话说三国医生在国际研讨会上碰面。日本医生说:“10年前我们有个年轻人的手指在车祸中全断了,送到医院进行手术后,今年他得到了国际钢琴大赛首奖!”

美国医生说:“10年前我们有个年轻人的双腿在车祸中被撞断了,送到医院进行手术后,今年他在奥运会赢得了短跑金牌!”

某国医生听了在旁冷笑说:“30年前,我们有个年轻人在车祸中脑死,送到医院后,我们把一只猪的头脑移植给他,现在他是我们的首相!”

以上只是一则早前流传的短讯笑话,绝无影射任何人士及团体,或是歧视猪只的意图,诚如翁总会长的最新座右铭:对号入座者恕不受理。

老一辈的人要形容一个人的愚蠢及无能,“人头猪脑”是最惯用、最传神的形容词。到咖啡店走一趟,随时可以听到安哥对着报纸国内版痛骂“人头猪脑”。

其实,“人头猪脑”还未算是愚蠢的最高境界,毕竟猪脑还是脑(而且据说猪的智商很高),有个“猪脑”总比“无脑”来得好。而根据敦马哈迪的预测,总有一天,马来西亚将只剩“无脑”的人。

敦马贵为前首相,又曾当过医生,他这番话自然比咖啡店安哥来得更有权威性。敦马如此分析:我国人才常被外国公司以高薪挖走,而政府为了实行保护政策,坚持不吸引外国专才前来我国,反之,政府从印尼引进很多不专业的外劳。有知识的人不断外流,知识水平低的人却不断涌进我国,如此下去,我国就只剩下“没有脑”的人。

敦马退休后,突然好像灵台清明了许多,看到许多以前看不到的真相,说出许多以前说不出的真话。我国人才的确是流走,但不只是被“挖”走,还有很多是被“逼”走。这个现象,不是昨天才突然间出现的。敦马主政22年,精明如他难道当年没有看到这项危机吗?

怎么样才算人才?别的国家只看学识才干,管你肤色黑白黄棕。我们则偏要与众不同,先看肤色,有时还看性别,最后才看学识才干,而且学识才干还是拿橙子跟苹果来比。

这个国家有趣之处还不止如此,我们卖沙卖水给新加坡,要搞到像典当家园般的悲愤。对于人才,我们却出奇的大方,予取予求。那天驾车经过坤成中学,又看到新加坡国立大学前来招生的布条。每年一批又一批优秀的统考毕业生,我国国立大学板起脸孔将他们拒于门外,新加坡的大学却对他们打开大门笑脸相迎。因为我们大学的招生要求比较严格?醒醒吧!人家的大学跻身世界50强,我们的大学却连200名都不见芳踪。

人家的教育部是想方设法吸引人才,我们的教育部是千方百计逼走人才。好啦,当这些被流放在外的人才被培养成各领域的专才了,我们又来高喊什么“专才回流”。
如何吸引专才回流?
动之以情?他们会反问你:我爱国家,可是国家有爱过我吗?
诱之以利?我们连人家一半的薪水都出不起啊!
晓以大义?区区一个雪州发展局总经理的职位都要搞到像家仇国恨般的悲壮啊!

大海从鱼跃,长空任鸟飞,何必回到井底跟一堆青蛙争鸣?

敦马过去的一些预测,不见得特别准确。这次的预测,我主观上很希望他只是自说自爽。然而,客观的现况与演进,却在在显示,这将是他所作过最准确的一个预测。


14 comments:

Ling Shin 宁馨 said...

妙,顶!
国文大哥的文笔与评论越来越出神入化了!

叶蓓怡 said...

嗯~
老师,
好久没有上来了。近来可好?
哈哈,经过坤成中学哦,怎么没来找找我呢?(呵呵)

-蓓怡-

郭智荣 said...

敦马也骂马来西亚没有言论自由,
说大马政府阻止各大报章报道他的言论云云,
哈哈,感觉上他好像在骂他自己。。。

negarakita.com said...

他说来说去,总会说到自己,其实22年,还有什么做不到?他还是别出声好。

董百勤 said...

老实告诉你,当学生问我为什么要爱国时,我真的不会答,因为教课,一直强调的爱国,真的只是人民要付出吗?

凌国文 said...

宁馨,

这篇作品见报时,好玩的地方都被阉割了,就连标题都换上个文绉绉的。

蓓怡,
讲明是经过嘛!

智荣,NEGARA KITA,
“我是八十多岁的老人,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

百勤,
国家其实没有亏待我们,我们要改变的只是管理国家的那批酒囊饭袋。
不过你要小心被人家指控你“灌输仇恨情绪”

董百勤 said...

别人的脑袋在他们的头上,我们不能改变,也不能为他们增强他们的智慧。

学校教公民时,很无奈的,我也要照着课本教,“因为要灌输爱国精神”...

但是我相信我的眼睛是明亮的。

郭智荣 said...

这篇文章今天报纸见报了,标题真的是大不同,哈哈!

杉叶 said...

国文 ,我在报上拜读了。原来真的是你,幸会。
我也讶异,怎么坊间流传的短讯到报上就变了样。原来原文是真实的。有心人会明白你本来要说的话。再怎么样,马来西亚将不会剩下“无心”的人。加油!

(我是路过的。)

凌国文 said...

杉叶,

谢谢!有空多来:)

臭虫 said...

怪不得我也读到怪怪的,牛比猪好听得多.
人家报纸也是为你这有为青年着想,若原文登猪前猪后,你就可能没猪吃咯(isa 关你就无谓啦)

Anonymous said...

虽然报纸刊登的和原文有落差,但看报纸的也很爽!再看你这篇更爽!!

thepplway said...

哈哈你被明志点名了,我也过去回了一下,这是我写的:
请不要以偏盖全的说:卫道人

我相信你还没有能力分辨什么是卫道主义什么是捍卫尊严的人之间的极大差异。

如果你不卫道那你在捍卫什么?

为自己?

其实你的看法相当狭隘不是用摇滚与色就能帮你打开思想牢笼的。

如果你没有捍卫什么为什么要写第3集,可惜你的牢骚多过于正确的“发声”的对象。

简单的说尊重自己也是尊重别人,你可以骂贪官污吏,可以骂种族主义但是请你检视自己是否掉入种族歧视的陷阱?

我们抵抗的不是一个单元族群的社会而是巫统霸权主义带来政治上的极度偏差,你鸟整个民族就是一个错误,这样不能有效的容纳进步的其他族群的声音。

如果你有看那些进步马来领袖如何评价你的《我爱我的国家》他们没有说你唱了敏感的甚至他们说诵经唱得不好就换人,看到极少数的马来领袖对于你作品的肯定,为什么你不能正面积极的表达一个互相尊重的社会?

我期待音乐里也更加的注入生命的意义和我们诉求的内容。

比如你说独中生的出路问题,试想如果政府全津贴了,然后完全接管了独中,你认为还有民族堡垒吗?

问题谁都可以看得到,但是如何从问题中发现出路及顾虑其他可能存在的破坏因素才是真正负责任的创作者。

我必须声名如果你的片子是给成年人看,那是你的权利,但是当你牵扯到民族教育及族群课题的时候那必须认真的检讨你是否在建立或是破坏?

thepplway said...

哈哈说到仇恨情绪我也被张庆信评为极端了啊。

但是如果我也相信自己极端,就没有什么再极端的了。

我是求真,欢迎大家到我博客交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