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29, 2008

真话,就一定是粗话?- 至明志的公开信

明志,

我和你素不相识。认识你的名字,是透过去年的改编国歌事件。虽然我不完全认同《我爱我的国家》部分略嫌以偏概全的内容;可是,由于觉得你成功地将我国少数族群的困境以幽默通俗的方式表达出来,所以我当时还是在自己的专栏内为你的作品挺声。

我很欣慰看到你后来可以安全地回到你热爱的国土,当权者也没有再对你采取进一步的打压行动。

一年过后,我用同样一支笔在报章上写了一篇《创意与猥亵的一线之差》批评你的新作品《丘老师ABC时间》。我不晓得你有没有读过这篇文章。早前,我在你的部落格看到你的最新作品《不骂粗话?》。你特别指明这首新作是送给一些“会在报纸上出现,写专栏之类的”卫道人士,其中一个名字是“凌国蚊”。我不晓得你是特别为我赶工送上一曲可是太累打错名字,抑或还有另一个批评你的人真的叫“凌国蚊”?

无论如何,根据你作品内的定义,只要是不认同你的《丘》片表达方式的,都是卫道人士。以这样的定义来界定,我很乐意对号入座成为你眼中的卫道人士。所以,今天特别以一个“卫道人士”的身份给你写这封公开信(抱歉,不想在你的部落格回应栏内回应,因为该栏充斥太多谩骂与挑衅)。

你的《不骂粗口?》内的歌词贯穿着一个逻辑:不像你一样公开讲粗口或像丘老师般躺在床上面对镜头发出淫声的,全都是不敢讲真话的伪君子。以你这个逻辑来判断,岂非自小从家里到学校所有曾对你循循善诱的师长都是岳不群?所有东西方社会的文明教化,都是在将我们塑造成虚伪小人?我不晓得你过去念的小学和中化中学是否有禁止讲粗口的条校规,如果有的话,那你岂非要争取废除这条校规以解放所有无辜的学子?

我对你的道德价值观一点也不了解,可是你有写到一句很有意思的“太多人伪装在道德低下”,我打自心坎里认同你这句话 。这社会从来不缺道貌岸然的人,尤其是政客。然而,我好奇的是,你是如何得出所有批评《丘》片的都是“伪装在道德低下的人”这个结论呢?再进一步推论,是否只有像你和丘老师一样的人,才是真正有道德的人?

从你的作品来看,你似乎是个愤世嫉俗的年轻人。你对社会一些不公平的现象具有强烈的批判意识。当然,你也绝对享有你的创作自由及言论自由。可是,任何批判(或对批判的回应)的前提,都应该建立在理智推论的基础之上,否则就只沦为情绪化的谩骂与挑衅,或行成你作品内自相矛盾的状况,举个例子:你唱道“讲成语的人让自己的罪恶合理化”,可是你自己的作品不也使用了许多成语(如:道貌岸然、世外桃源)?

你对自己似乎很有自信(这是一件好事),因为你唱道“我唱真话,全部人都害怕”。可是,我必须指出,这只是你的一个美丽的误会。你唱什么,我相信很多人都和我一样,根本没有联想到“害怕”这两个字。我在乎的是,我们的社会是否还存有对理智探讨课题及解决问题的坚持?

谈到讲真话,你不是第一个,更不是唯一的一个。你很不满意的那些批评《丘》片的评论人(包括区区在下),他们就从来不讲真话?他们写的文章都是虚情假意的?把所有不认同你作品的人,都归纳为虚伪的人,你这个二分法未免过于粗糙。

我没有资格像你看齐自称“代表基层文化”,(我相信,马来西亚没有任何一个人够资格发此豪言)、我也相信看我文章的人数远低于看过你的短片的人、我更知道这篇文章刊登后会引起你的一群忠实支持者的不满和攻击;可是,如果你硬要问我你的《不骂粗口?》内的那道问题:“看到我的粗俗还是伟大?”,我还是会回答你:“是粗俗。因为你离伟大,还很远。”

这封公开信,你大可把它当作“又是一个卫道人士”的唠叨,或是免费宣传。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公开发表了任何形式的言论,就要理智地看待不同意见的回应,而不是以敌视眼光认定持有不同意见者都是心存不轨的。这,不正是我们所信仰的言论自由吗?

最后,谨以这句话与你共勉之,

讲真话的人,不一定要讲粗话;
讲粗话的人,所讲的不一定都是真话。


凌国文

28 comments:

茅山法师 said...

没本事写英文就不要出来混!到处拿麦克风行骗小心被麦克风电死!

凌国文 said...

我怕我写英文的话,很多像你这样的人会看不懂哦。。。

哈哈。。。又有人被我骗了?不懂是骗财还是骗色?赶快去报警吧!

我还是那句话,你可以匿名成为阿猪阿猫阿狗近来发表任何言论,可是,这并不能为你所支持的人(或者,可能是你自己)争一口气,而只会让人觉得:你就只有如此水准的谩骂而已吗?

一个像你这样连自己名字都不敢写出来,(除非你真的姓茅山,名法师;或者你另一个身份是什么Akira)也提不出任何理据的人,好像跟你的偶像所描述的那些躲在屏幕后面的虚伪者非常吻合哦!

我很好奇,你接下来会继续以什么化身进来投诉自己被骗。。。

怕只怕,你连什么被骗也说不出,连张天赐也帮不到你啊。。。

bdiao said...

我找上这里来,不是挑衅,也不是寻求解答。
我只想说谢谢。
艺术需要激荡的淬炼,思想也需要冲突才会迸发绚丽的火花。
我很爱看您的评论,因为您说得有理,政见又和我相符。
所以,尽管这次在明志的事件上你我观点不一,我衷心希望交流不会落至交恶。
怎样都好,我指明让您回答,总归是我先挑起事端的,还望见谅。

忽然想起,我又忘了履行一句话:“温柔敦厚,诗教也。”
真不该。。。

Anonymous said...

我是在黄明志的blog那边看到你的回复才来这里看的。老实说我文化程度没那么高,所以不大认识向你这一类的文人。我个人认为这次黄明志的“不说粗口”简直就是老羞成怒的个人报复行动是你们这些他所谓的卫道人士的论言让他下不了台。这作品好像就好像要转移众人的视线。毕竟他根本没有任何有力的道理来掩饰他所做错的事情。

我读书不多,希望你看得明白我所要表达的东西。我也是位匿名回复者,但是不是因为不敢把名字写出来,而是名字也可以伪装啊。名字对于我来说根本不重要。匿名只是个人喜好。

tom said...

道德是要配合智慧以及思想。。。
想為大眾發言,文化修養是最重要的。。。


自儒家经典《大学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
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

大师 said...

文仔,顶一下!

好文,好文。。。

ice said...

无可否认,他的短片制作和剪接能力很好,但是内容...所谓的艺术,真的很“高”层次!

有人用如此特别的方式为华教发声,不知道一众华教老斗士会有什么感想?

还有,看他那里的留言版,替他感到可悲。他吸引的,不过是一堆盲目追崇的无知少年罢了。

野兽修行 said...

我想小小地反驳一下:我也喜欢说粗口,并且不认为粗口是黄明志沦为猥亵的主因。

只不过,同样是粗口,格调也可以差很远。

将军的一声:干你母的鸡白!兄弟们,冲啊!!!!

丘老师在床上“啊啊啊”

我个人始终觉得那是完全两回子事。

野兽修行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野兽修行 said...

另外,我还是期待黄明志的支持者当中可以有一些比较有水准的。

友人陈桂生的维护就铿锵有力得多,那些只会泼粪的支持者可以看看:
http://cyberdebate.blogspot.com/2008/11/blog-post_25.html

Foo said...

同样是批评社会乱像,但某些程度上国文和明志批判的层次格调好像差了好多。

以往相当喜欢明智的作品,但这次不管是《ABC》还是《不骂粗话》,都显得有些过分,尤其是《不骂粗话》里,把所有不认同他作品里的人都说成是伪君子,除了幼稚,我不懂还能说什么...

小小粒 said...

粗俗和伟大,
或许和手段没有关系,
但是一定和结果有关系!

如果没办法在结果上捍卫到华教,
请容许我说,
一点也没有伟大的成份!

野兽修行:
你的期待未免过高了,
如果有水准,或许已经对他失望了,
失望了,也不会是支持者了!

sebastian said...

凌先生你好,
我和你其實也素不相識。之所以會連接到你的網頁還真的是因為黃明志的新歌《不講粗話》。我本身很少爬格子,在讀了一遍你的一些文字作品後的確有讓我猶豫是否該班門弄斧,但身為獨中生的我只想說一說我的一些感想。我個人是滿喜歡黃明志的創作,但也不是無條件支持他,我也盡可能希望能看看整件事的更多層面。在此我倒希望你能將我當作路人甲乙丙丁來看待,讓我也能不以先入為主的想法發表一些感想。

坦白說,我個人其實并不十分喜歡《丘老師 ABC》里的 Part 1 及 Part 2,但倒覺得 Part 3 并不全然空洞無物毫無根據。我覺得黃明志在《丘老師 ABC》part 3 背後想表達的僅僅只是一個申訴獨中生問題的概念,只是表現手法太過于「個人化」,特色太重。但如果以尊重創作為大前題的話其實并沒有對或錯,創作原本就是比較帶有主觀色彩的。

至于創意與猥亵之間在創作的理念上其實具有雙重標準,也沒有一定的指南。也許大馬樸素的民風并無法接受黃明志以不入流的方式來詮譯他的創作,但許多獨中生一直以來都有面對著黃明志所唱出的問題,在報章上,許多可站在台面上的文人雅仕或獨中生,代表的只是一個圈子的一部份人。但還有另站不上台面的只能發出好小好小的聲音,小得就像一股煙,沒了。雖然黃明志絕非之乎者也的聖賢人,卻不能說黃明志的歌沒有貢獻,最起碼他以自己最不入流的方式讓你听見一些獨中的問題所在,勝過一些華裔政客每每迂迥又小心翼翼輕聲細語的問咱們一些有特權的同胞來得強?

有些人說黃明志只會批評不會建設,坦白說我也一樣,很多人都一樣。但我們不是讀教育出身的專家,我們只知道一個糢糊的概念,知道出問題所以說出來,希望大馬教育局能夠做點什麼。如果黃明志今天只是路人甲乙丙丁一名,他可能只能和幾個有同感的朋友在麻坡的 Mamak 檔吐吐苦水詛咒一番。他今天也許是名人但卻沒因是「名人」而有利益上的收獲,他創作了一些發泄的題材能有什麼大驚小怪呢?也許每一個人會大驚小怪原因就是因為他用了麻坡中化作背影吧,就像當初他的《我愛我的國家》如果沒有國旗作背影,事情也不會鬧得那麼大。如果以這個理由進一步推論,每一個人應該達伐他的應該只是他在創作上他沒有經過他人的同意應用了國旗,應用了國歌,應用了中化學校的場地。

當然,如果以仁義道德至上為大前題,無論旋律多麼优美,歌詞中只要有一句粗話都會顯得粗俗無比,那怕他成功地将我国少数族群的困境以幽默通俗的方式表达出来,你都不應在自己的专栏内为他的作品挺声。一直以來,黃明志的作品都以很「個人」的表達方式來表達,喜歡他的人與不屑他的人都知道。

和《我愛我的國家》比較起來,在《丘老師 ABC》碗里換上的湯是將我國一部份獨中生的困境以情色及粗俗的方式表達出來,再說短片中也沒有露骨的五級鏡頭,在電影中最多只能是 18SX 吧。

在你的《创意与猥亵的一线之差》里提及阿末依斯邁,我想兩者并不能相提而論。阿末依斯邁有他身為政治人物應盡他的政治守操,但黃明志并不是政治人物,也不是什麼名人歌星。任何平當老百姓對于阿末依斯邁都一肚子氣,在網路上更不理智更暴力咒罵阿末依斯邁的都大有人在,一臉不屑及厭惡算是很客氣了,我想這是人之常情。以凌先生今天的知名度不也在自我介紹的自述中寫著:「真正堂堂正正,清清白白,踏踏实实的人,是不用学那个姓黄的整天将这几个字挂在嘴边的。」字眼在表達著不屑嗎?(對不起,也許你另指其他人,但很不自覺的我就對號入座認為你指的是黃明志了,如果是指其他同是姓黃的,我向你先道個歉。)

我不是一個文筆很好的人,許多想法在腦海中其實很凌亂,所以許容我應用一些文筆比我好的人(歐陽文風先生)所寫的幾段文字:「黃明志不是學者,他的饒舌歌不是學術論文或研究報告,他反映的是邊緣人的心聲,邊緣的聲音本來就沒有甚麼權威重量,把它當權威論文來讀,再指它偏激偏頗,完全就是中心對邊緣有意無意的輕視與傲慢的扭曲。」我不知道你怎麼看待這句話,但我認為寫得很中肯。反而很多校友都說他反應的不是事實,都說獨中生成續如何標青雲雲,英語如何頂尖,在外國如何吃得開,但這到底是多數呢還是個案,相信你我肚子里的蛔蟲皆明白。

在跌跑滾爬于社會一段日子的工作人仕,我們變得成熟了,因為都知道如何明哲保身。在面對問題我們有時選擇默,有時選擇忽視,更甚者是我們以雙重標準來衡量黑與白。職場的訓練讓我們少了不羈的行動力,少了熱情。然而這一些仍可在黃明志身上找到,哪怕他真的輕狂,哪怕他仗理不饒人。我不是在粉飾他的粗口文化,但你不得不承認他的動機是真心希望馬來西亞的教育制度可以不再拿學子們的前程來當白老鼠,不再被政府惡意忽略,獨中的問題是應該被妥善解決的。在許多人不同意他的同時也有許多人對他感同身受,獨中生的問題讓有些人無法再斯文的等待漫長又沒下文的結果。只要能讓人正視一些問題所在,稍微姑息粗糙的聲音有什麼關系呢?就當作「宰相肚里能撐船」吧。畢竟表達方式因人而異,如果,我說如果,黃明志以他不入流的方式向教育局嗆聲真的可以引起「拋磚引玉」的功效也算是功德無量吧,雖然我認為大馬教育局睬他都傻,呵呵。

我并沒去否定你所寫的,在此我只是希望能和先生你分享一點在下小小的一點看法,我想,你我的言論都非絕對,也并非滴水不穿,視乎的是你怎麼樣的眼光與角度來看待,但我認為在創作為大前題下是不太應該有太多的非議的。

最後,以民主至上,尊重創作為前題,我也想說:

講粗話的人,不一定會講假話;
講假話的人,所講的不一定要用粗話。

Sebastian

凌国文 said...

Sebastian,

你的意见很中肯。这是一个很好的交流,也是我一直所坚持的理性探讨,而不是情绪谩骂。

要针对特定课题进行辩论,我从来没怕着;要是只懂人身攻击的,恕不奉陪。

不同意见的双方,彼此都无法说服对方,这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可以通过理性的论证方式来陈述自己的观点和立场,而不是动辄以粗言秽语进行人身攻击。

还有,我的“自我介绍”所写那个“姓黄的”,不是黄明志,他还没有那么重的份量让我挂在嘴边,那句“堂堂正正清清白白”,是马华前任老总的座右铭,刚巧也姓黄。

Patricia said...

写的好,不愧使辩论名家!

这个家伙的却有点走火入魔了。到了这个地步,只会强词夺理和人生攻击!

thepplway said...

我也写了一篇,谢谢大家,还好我看粗俗不是本质而是问题是其宣传手法甚至是手段的简单粗俗!

我们应该肯定其创作用心,但是也有义务提醒其失衡之处。

同时评论人如果只在道德上打转就失去了与其作品对话的可能。这可能是明志没有计算到的。

其他方面希望大家更多的对话而不是谩骂!

创作与责任--论黄明志现象

sebastian said...

凌先生你好
在留言後我再次的反覆閱讀我的拙文,我也不自覺的稍帶先入為主的色彩,也沒有先生你所說的中肯,真是抱歉,讓你見笑了。看來沒爬慣格子的人要寫一篇完全中肯的想法還真是不容易。

對于黃明志這一回的事件,無論同意已否的確不重。相信喜歡舄厭惡的人都有自己的理由,也無須強求。然而不變的想法是,許多人都希望他好才發表意見,然而如果以高姿態發表意見會不像弄巧反拙呢?就像黃明志過于「個人」的表達方式可能平白浪費了一個可以讓所有有識之仕深入檢討獨中問題的機會?


另外,為什麼你只清楚注明黃明志的大名卻沒清楚注明黃家定的大名呢?坦白說我還真的不知道你所指的那個姓黃的原來是黃家定,原諒我沒做足功課,我對時事一直以來都一知半解,看見你寫「姓黃的」我還對號入座的以為你指名的是黃明志呢。

最後,再次說聲謝謝,讓我與辯論名家有一個很好的交流。

凌国文 said...

sebastian,

大家年轻人,别先生前先生后的,我好像比你还年轻呢,哈哈。。。

我不是什么比辩论名家,只是希望大家可以理性探讨及交流。

我那个自我介绍已经用了整年,当时黄家定还是马华总会长,他喜欢把“堂堂正正做人,清清白白做官”挂在嘴边,许多人喜欢用这句话来讽刺他的无能。

我当时也相当不屑在他领导下充满奴性的马华,所以便以这段话来自我介绍。

跟黄明志风马牛不相及。

sebastian said...

好吧,就只稱你為凌國文吧。

我也很喜歡這回的理性交流。平日我都是不太寫 Blog 的人,如果你曾到訪我的 Blog 就可以知道我是懶得出奇。

雖然這一回黃明志的創作爭議不少,但我仍期他來日的「我要回家」記錄片。但願不會受到這次事件的影嚮。

周小芳 said...

這篇寫得很好,我挺你!

我的戰友們都認為反對黃明志的是封建的想法。他們認為年輕的社運分子應該支持他。

我個人是無法接受,尤其是在他做了新短片諷刺你們后,可以看出他是老羞成怒了。不接受他就等于是衛道人士?那我也情愿做衛道人士了。

“讲真话的人,不一定要讲粗话;
讲粗话的人,所讲的不一定都是真话。”

這句講的好!

我不是淑女,我本身遇事不順的時候,都喜歡講粗口,但我也只是對自己說而已,我的戰友們都喜歡講粗口,就連掛著“被尊敬”頭銜的也不列外。如果說身教很重要,當然最好自己就不應該說。

他說他是為華社做事,但是他的做法根本就是適得其反的,他的創作手法本身就已經模糊了焦點,所以才會引起別人的大力鞭笞,但是如果其他人對他出言太過不遜,也是太過份了。

他有勇,但是無謀,如果說為出風頭,他做到了,如果說要解決問題,卻只使問題更惡劣。

Robert Lua Khang Wei said...

今年新年对联:

上联:讲真话的人,不一定要讲粗话;讲粗话的人,所讲的不一定都是真话。

下联:讲假话的人,不一定是讲粗话;不讲粗话的人,所讲的也不一定是真话。

(不小心贴错了在别一篇,抱歉)

凌国文 said...

康辉,

圣诞节还未到就想过年了?

我以我的专业告诉你,一定不好卖,看得头昏脑胀,哈哈哈哈!

PoliBug | 波力拔克 said...

国文,今天才在当今大马拜读这篇大作,深得我心!百分挺你!

凌国文 said...

他在星洲“快乐星期天”的专访表示,当初远赴台湾并不是为了求学,只是一心想卖歌给各大台湾唱片公司。而且,他透过网络发表创作,就是想要被更多人注意到。

了解这个背景后,不难解释他为何会作出《丘老师ABC时间》这支短片。

那些认为他淡泊名利,为他捍卫到底的朋友,应该去看看这篇访谈。

然而,想红并不是一件错事,谁不想出人头地?

问题是,为了想红,而把自己打造成“华教斗士”,这就让人恶心了。那些没有像他那样高喊“批评我的人去跟母狗性交”的真正华教斗士算什么?

那些认为他只是发出边缘人心声,无意扮演民族英雄或华教斗士的,应该去看看《不骂粗话?〉

bdiao said...

凌先生:

再度跟您致歉。
因为一句“当初远赴台湾并不是为了求学,只是一心想卖歌给各大台湾唱片公司”,顿时让我语塞,推翻了我先前认为他不是为了博出名的看法。

不过我人不在大马,没看到完整访谈,也不便管中窥豹,自诩一叶知秋。

从您的评论来看,您绝对不是一个保守迂腐的人,更不是假面具下的卫道人士。
因此,此刻忽然察觉,您是就《丘老师》这类作品应不应该出街的课题而提出反对。
反之,我是就《丘老师》这类作品应不应该存在而赞成。
这之间的落差看来正是造成有沟无通的原因。
不知道我理解的是否正确?

老实说,您的看法言之有物,以我国国情,再加上人民的素养,此类作品还不到可登上台面的时候。
《红楼梦》一度也是禁书,不容于封建体制。(无以《红楼梦》与《丘老师》相比的意思)
以这个逻辑思考,我终于能够体会您反对《丘老师》之表达方式的用意。

然而,倘若是就应不应该存在的主旨梳理,我的意见如下:
艺术工作者要传达的理念其实并不多,不可能时时刻刻都有新思维、新触点。
我打个比方,一个作曲家谱了十首歌、写上十篇词,其实只是要表达他/她的爱情观。
爱情观很大,必须从不同角度切入描述,意即分成不同的部分来呈现。
当着十个不同表达方式的碎片聚合起来,它们其实要传达的皆为同一个讯息。
可是就算这十个摆在一起,它们还是个有特色的,只因表达方式不同。
人们常说某某作家江郎才尽,因为写的东西千篇一律。
其实这位作家的思想深度还在,可惜呈现方式已经公式化,没有新意,导致文章读来缺乏过往的神采,早已索然无味。
再举个例子,用诗——唐诗。
诗人脾气最是古怪,按常理应该是无法定位的,可是依照诗作的种类,来来去去就怀古、饯别、离愁、思乡、写景、反战、抒怀几种。
但是大唐盛诗,以其产量之巨,却各有精彩,闪耀于华夏。
唐诗三百首,实在是精华中的精华,遗珠委实不少,可见表达手法方为诗的神韵与命脉。

故此,我以为艺术工作者更多是追求表达方式的纷呈与创新。

明志写《不骂粗话》反击我实在不敢认同。
但是我喜欢他这首歌的音乐、节奏。
所以,我不是明志的支持者,只是他歌曲的支持者。
借用伏尔泰所说的:“我可以坚决反对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
因此无论是他写歌,您写信,既然写成了,就让它们存在吧。
只是我认为,先退一步的并非弱者,拉开眼界,海天更为辽阔。
纵然干戈无法化玉帛,能止干戈的,不啻为一位智者。

我写这长长一串,没有想说服您的意思,因为你我的观点原本就是错开没有交点的。纯属少年血性,迟早吃一大亏,奈何定力不足,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倘若里面有任何非理性成份而让您冷峻不禁,请劳烦将此文删除,因为造成您的任何一丁点不快皆乃有违我本意。

祝事业有成。

sebastian said...

凌國文,你好。

我很遺憾井沒有看到星洲那篇文章,不知你是否有該原文?

凌国文 said...

Bdiao

你好,我之前没有在明志的回应栏内回答你的问题,是因为不想卷入非理性的骂战(我不是指你,而是其他逐渐失控的明志支持者)。我很欣慰我们可以进行理性的探讨与交流。

你说得对,其实我对这支短片的批评,是认为他不该以这种语言暴力来进行课题批判。
而其你对这支短片的赞赏,是基于对创作自由的捍卫。
大家的切入点不同,自然得出不同结论。

然而,
很多为他美言的人都说要看完3支短片才来评论,我赞成。
另外,我还建议,要为他说好话认为他淡薄名利,绝非哗众取宠的,也应该看完他的专访,了解这个年轻人背后的心态,才来为他捍卫。

谢谢你对我看法的改观。我写这封公开信,并不是要争辩谁对谁错,也不是要让谁难堪。只是,对于一错再错的谬论与诡辩(不认同他表达方式的人,都是伪君子?),我不能保持沉默。

Sebastian,

那篇让人见笑的拙作,就是上载在本部落的《创意与猥亵的一线只差》。请参考以上我对Bdiao针对“切入点不同”的回应。谢谢。

秀芬 said...

国文:
这件事上,我认为黄明志真的是过火了。
脱光衣服站在摄影机前面拍电影的人,可能是在拍艺术片,也可能是在拍日本AV片,虽然都是裸体,但目的和表达方式的差别,代表了素质,也将影响观赏者的想法。情色和色情也只是一线之差。
就算我接受说粗口是他的表达方式之一,但是当3个短片“几乎”充斥了“粗口、意淫”的时候,他真的不能怪别人“误解”他拍的是AV片而不是艺术片。
艺术不是说说就算的,不是你说是就是。不能接受别人意见一直都是会影响一个人不能进步的原因。
再说“卫道人士”短片,你说的逻辑很对,黄明志粗略的归谬,是一种非友既敌的二分法,不知道他有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就像小芳说的,那些认为批评黄既是“封建”,“年轻”就应该挺他的人,他们有没有想过这也是一种“盲目”的追求?
最近在忙,好久没来看了。回应回得有点乱,总之,这是件事,我觉得你说得没错,做得很对。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