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17, 2010

岂能忘了那段1952年的往事?

308大选后其中一个最有意义的转变,是一些无忧无虑了半个世纪的政党,在半壁江山轰然坍塌的尘土飞扬中,总算意识到除了在大选前刊登全版广告摆出两张空椅子叫选民“珍惜眼前人”、“有人在朝好办事”之外,还必须动一动尘封已久的脑筋,设计一套新的政治论述来应对全新的政治版图。

也因为这样,马华总会长蔡细历的“高调问政”才会应运而生。

马华近期一揽子主动出击的课题与论述中,其中一项是重炒民联三党结合是为了夺取权力的权宜之姻。按照马华的观点,人民不该支持民联,因为民联三党结盟的目的是为了夺取中央政权,此乃狼子野心;而三党结盟的过程更是仓促及投机的,此乃乌合之众。

为了检验这项论述能否站得住脚,我们不妨把眼光聚焦回1952年,回顾一下马华与巫统当年结盟的那段历史。马华与巫统,是不是如历史教科书所描述的,一开始就是天生一对的盟友关系?他们为什么要结盟?


实际的情况是,马华与巫统成立初期非但不是盟友关系,两党更处于对立的状态。

当拿督翁于1951年因为开放巫统党籍于各民族的建议被巫统拒绝,愤然退出巫统另创马来亚独立党时,马华公会给于了这个欲取巫统而代之的新政党最强而有力的支持。马华总会长陈祯禄亲临主持独立党的成立大会,马华总秘书杨旭龄和总财政邱德懿更成为独立党的中委(当年一人被允许参加多个政党)。

1952年2月的吉隆坡市议会选举,马华一开始决定与独立党结盟竞选,后来却出现峰回路转的局面,转而与巫统化敌为友,结盟对抗独立党。


这个被拿督翁嘲为“临时竞选婚姻”的马华巫统团队,却一举赢得9席,独立党仅获2席。此役的狂胜,将马华与巫统的临阵结合,晋升为正式的结盟,后来再与国大党合组联盟,开启了超过半世纪的执政神话。

政治学者玛维斯普都哲理分析,巫统、马华与国大党这三个单一种族政党,虽然存在着先天的矛盾和紧张关系,但是
独立后从英国人手中继承政权的期盼,却让他们找到了足够的动因放下分歧,携手合作。

在当时的社会氛围,没有人抨击这三党联盟是“狼子野心、乌合之众”。事实上,我们也没有必要作出这样的抨击,个别政党的结盟如果不是为了赢得政权,难道是为了兴趣?

为了赢得政权,以落实共同的理念,个别政党放下分歧、异中求同,这是再普遍不过的政治常态,就如当年马华为了与巫统结盟而作出妥协,同意在公民权课题仍未获得解决的1955年举行全国选举一样的道理。


重要的是,赢得政权之后,这些政党有没有履行对选民的承诺,抑或为了享受执政的利益,继续单方面妥协?

如果1952年马华和巫统从对抗转而临阵结被视为高瞻远瞩;为何现今民联三党的结盟却被马华视为狼子野心、乌合之众?

“高调问政”是好事,可是在“高调”前,先“低调”做足功课,却是避免自打嘴巴沦为笑柄的重要步骤。


刊登于星洲日报言路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重要的是,赢得政权之后,这些政党有没有履行对选民的承诺,抑或为了享受执政的利益,继续单方面妥协?”


蔡縂,你該怎麽囘應?

馬華的部長們,快去替你們的縂會長解圍!

或再來一次背後商議如何取代其位(這可是某位的強項)。這可能是爾等最後的機會,以後給你坐正,恐怕地位也大不如前也!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拿督翁当初真的被卖华公会陷得硬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