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19, 2010

挺什么?挺何人?


我不认同这位仁兄一系列语无伦次的伟论,如果电台纯粹基于他的表现而将他辞退,我鼓掌赞成(吾友糊涂侠客甚至放炮庆祝)。

可是,如果是政治干预而将他辞退,我则无法苟同,而且坚决反对。

还有一点无法认同的是,节目拍档为了保住他的饭碗,而将他英雄化。那种悲情诉求,就算会得罪一些好友,但我还是要说,这和全天候不断为自己DJ硬销打广告的做法一样叫人恶心。。。

我们挺的是言论自由,不是“迦玛”。难道他复职之后,言论自由就得以保住了?
MCMC更必须清楚交待,一个电台主持人到底如何“威胁国家安全”?

25 comments:

Yi Yang 毅阳 said...

认同。
个人比较在意的是他被辞退的理由。
到底是政治介入或个人能力问题,如果是后者,我举手赞成,也会顺便放鞭炮,呵呵。

Anonymous said...

在我们复杂的社会是难免有那太多太多沽名钓誉的大小混混。一有机会就马上猴急样的上位哪还会管他的青红皂白?语无伦次嘛?不会的!当一朝“有幸的”上了台就有那做错说歪的 - Benefit of the doubt嘛!就好像那些一旦成了名的即使偶尔胡说八道也被认同呢!就是那有所谓有光环的胡来?

Caroll said...

对,我也不喜欢哪个迦马,可是我挺言论自由!

moot said...

无限上纲危害国家安全什么的, 曾经在中国生活过的迦玛应该不陌生吧。

我也觉得有时候迦玛的言论很肤浅和“恶顶”,不过那是节目上的事。 不过说他危害国家安全,小根根的帮会或是马桶公会那些抬轿的,也太”抬举“迦玛了。

Anonymous said...

真可怜,通给搞到哭哭啼啼。

悲秋风,望归帆。
愤朝露,空余恨。

悲情,悲情之极。。。孟姜女也不过如此耶!

西西留 said...

1. 这次我认同国文大大的说法。

2. 迦玛迅速窜红是一年半前的事,有人甚至怀疑他是国阵安插在广播界(和中文平面媒体)的木马城。

3. 一个大半辈子不在马来西亚生活过的人,如何能感受几代扎根于斯的人的心情呢?

4. 一个完全没在本地学校受过教育的人,如何能说出『我反对华人就一定要接受母语教育,中国有许多少数民族也得不到母语教育啊』之类的梦呓呢?

5. 伏尔泰说过:『我反对你的意见,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本地政治舆论家最常使用的一句)。

6. 其实这才是《挺迦玛运动》的最重要立场。

Anonymous said...

終於等到這一天了,放鞭炮去!

moot said...

哈哈哈哈, 升级了。 原来马华公会说的什么反民联队伍,也包括封杀"对国阵有负面影响“的媒体工作者。

蔡CD 又再一次证明他只能关起门来硬。

卖博士 字:孔明 said...

一针见血!

有些人搞不清楚,被悲情煽动就去乱乱挺!

Anonymous said...

哇,现在好像群情汹涌呐!潮起亦有潮落看来这并不是大件事嘛!

很多时候的Talk show过久后变得"黔驴技穷"就会来个东拉西扯,越讲离题越远而变得口没遮拦,歪理连篇。到时分水岭即现,后果自负更怨不得人嘛!

Why then all of a sudden bedazzled with all those hue and cries?

Anonymous said...

大马年轻的人民看来都不很成熟。一丁点儿的小事就喊苦喊忽,几时能养得大喔!出黎外处睇睇吓啦!細蚊仔嗄!

CYC said...

挺新闻自由,反对政治干预。反对马华垄断华文媒体。

不尽认同迦玛言论,但支持他说话的权力。

Anonymous said...

"挺新闻自由,反对政治干预。反对马华垄断华文媒体。

不尽认同迦玛言论,但支持他说话的权力。"

Absolutely.

moot said...

蔡派算计翁派,而支持翁派的迦玛一方用扩大去言论自由反击。

照这些说法, 所以支持言论自由者是被动单纯傻逼? 我觉得说那些话的人也一样的天真可爱了。

到底是谁天真可爱入世未深, 还有待商榷。
哈哈哈哈,支持言论自由者,一开火就对着蔡CD ,让整个马华公会赔进去让人骂。无论是蔡派算计翁派,翁派算计蔡派, 衰的都是马华公会。

而且广告商也会找机会解约,反正马华公会都赔了南洋商报几千万,988亏点本,马华公会应该会有点老本撑着吧。

Anonymous said...

认同cyc说的“不尽认同迦玛言论,但支持他说话的权力。”
认不认同迦玛言论是一回事,支持说话的权力是另一回事,就好像人民反对暗中抄牌,不会因为有一些样衰的闻人中了很多张暗中抄牌就反过来支持暗中抄牌,不可以有双重表准,要不然恶人就有更好的理由钳制言论自由.

空心 said...

曾经还蛮爱听早上8点的988,当时的DJ是许国伟,大宝和迦玛。但自从国伟“退出”988,就没什么兴趣了,究其原因除
了欣赏国伟身为媒体人的专业之外,也赞赏他不偏不倚的中立观点。他的缺席,自己亦曾亲口跟他说声惋惜。
反观国伟不在后,此时的早点说马就好像在听迦玛talk show,很多时候的感觉是在听迦玛的伟论多过其他两位DJ或嘉宾的观点,尤其迦玛有个坏习惯就是当嘉宾在发表看法和观点的时候,迦玛总是爱插嘴进去从而造成无法继续听嘉宾的点评。而另两位DJ呢,尤其秋月几乎只是欣赏迦玛的talk和问问题多过提出本身的意见。自此,就转台了。。。

Anonymous said...

吃得咸鱼抵得渴,當初公器私用在節目挺翁,早就應有心理準備,你看黃明來及許志國,走得多麼洒潚,輸了就要接受事實,如果翁詩傑勝了呢?迦瑪就是大功臣,可能出任翁的政治秘書或首相政治秘書。
搞悲情戲碼,更讓人看不起!

Anonymous said...

现在此事又被扯到国教啦,回教徒了!不知几时又会以内安法令来解决呢!

很敏感的!报案!快报案!

Anonymous said...

自从许国文被请走之后, 那个早点说马就让我听不下去了,斩了也是好事!
(*题外话,国文兄您可否考虑考虑把部落格的黑色背景换掉,我每次都读得很吃力,可能我近视的关系吧..)

Anonymous said...

为了不喜欢某某人而接受打压风气,也难怪政府一碰到类似问题就爱以打压手段来解决,因为还是有“一些人”会接受。
就如有一天警察以非人权手段对付你的恶邻居,有人拍手称快,那么以后就可以名正言顺重蹈覆辙,肆无忌惮了.
如果当事人这样的言论也受到对付,马来西亚人还真是“玻璃人”,一碰就会碎,我们应该为自己是个“玻璃人”而骄傲吗?那么几时才能以“全球人”竞争呢?

Anonymous said...

迦馬要求蔡老道歉,不想干了?迦馬把宗教及種族扯進988事件,相當危險,制造緊張,難怪當局指他觸及種族敏感課題,大家睜大眼睛吧,迦馬已開始原形畢露.

Anonymous said...

他以后都不能在媒体谈时事了,就像另一中文电台的卓DJ.

Anonymous said...

对对对,马来西亚人都是玻璃做的,一谈就破,这是马来西亚的荣耀. 就像某地区有病毒,大家不要过去就不会中毒就是了;所以类似事件是马来西亚人的死穴,一碰就死掉,到底什么事?没事没事,一碰就有事.

Anonymous said...

噢,时辰一到,弄巧反拙 !
Anti-climax now ?

Ah Guan said...

其实,我觉得迦玛被停职一事根本就是他个人和988之间的问题;好了,现在却被滥用,打着“捍卫新闻和言论自由”的旗帜来替自己打造成悲剧英雄!这迦玛城府之深可见一斑呀!
试问,迦玛先生何德何能?把他等同言论自由的捍卫者画上等号其实是在滥用和歪曲了言论自由的本意!想当初许国伟被停职后,可曾看这位“捍卫言论自由”的先锋也站出来替国伟喊冤或打抱不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