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6, 2010

立场,对马华是一种奢侈。

蔡细历咸鱼翻生后,重复了N次马华要走高调路线。一句雄赳赳、硬崩崩的“要让人民看到马华在重大课题的立场,以及马华如何处理国家大事”振聋发聩,叫我族600万同胞听得热血沸腾,比观赏叶问一个打十个更加痛快一百倍!

单看前戏已经爽到这种程度,马华一旦认真演出“处理国家大事”的戏肉,岂不高潮比天高?

还好向来坚守国阵精神的巫统从来不吝于赏赐马华表演拿彩的机会,继早前的赌球合法化风波之后,巫统日前再度传了一记绝世好球给马华。

话说内政部长希山慕丁突然福至心灵,为禁止非回教徒使用“阿拉 ”字眼的决定表露丝丝悔意。低调已久的马华公会突然逮到一个难得高调的黄金机会,蔡总会长亲自出马示范高调问政真人秀,高调要求内政部撤回非回教徒使用“阿拉”字眼的禁令!

我们还来不及给于蔡总鼓励的掌声,副揆慕尤丁突然从旁杀出,严厉斥责马华不该重新挑起“阿拉”课题,并搁下这句让人浮想联翩的“我不明白,为何马华与行动党在这种课题上采取相同的立场?

我们知道蔡总与副首相私交甚笃,蔡总更曾自豪地表示这份友情让他和巫统领袖谈判时事半功倍,所以我们绝对相信副首相无意为难这位老朋友,顶多只是想多制造一个让蔡总高调问政的机会。

在我们翘首期盼蔡总直线冲刺、高调拿彩的当儿,熟料蔡总突然来个急转弯,回以这句“我们并没有与行动党采取共同立场,我们只是为非政府组织转达他们的心声。”

从雄赳赳突然变成软趴趴,叫观众如何接受啊?不能接受还算小事,叫人疑窦丛生才坏事啊!

浮现我脑海的疑问至少有三道:

首先,如果巫统针对某些回教课题,可以采取和回教党共同的立场,甚至不断主动献身与回教党“大团结”;为何马华不能针对非回教徒权益而与行动党、或任何其它政党采取共同立场?难道308之后国阵依旧是一言堂,除了巫统之外,其他成员党都不能有自己的立场?

其次,既然蔡总说要高调问政,“让人民看到马华在重大课题的立场”,那么蔡总何不趁着副揆发问,顺藤摸瓜高调表达马华公会针对“阿拉”字眼的立场,打响高调头炮?

再来,行动党支持非回教徒也能使用“阿拉”字眼;马华要求内政部撤回非回教徒使用“阿拉”字眼的禁令。请问这两个立场有什么不同?蔡总何故要推托那是“非政府组织的心声”?敢怒敢言的蔡总是否有什么难言之隐?

不过,蔡总和他的智曩精英倒无需因为上述几道疑问而坏了高调的雅兴。既然马华本身的立场不方便高调,而只能代替非政府组织传达心声,那不妨也高调替一众国内外非政府组织向巫统上传“司法独立”、“言论自由”、“警队改革”、“选举公平”、“废除恶法”、“全力肃贪”等一揽子的心声。

不过传达归传达,马华公会千万要记得附上“以上言论,纯属转达,不代表我党立场”。




刊登于当今大马评论专栏




18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现在呢认真好笑咯!偷鸡唔着蚀把米!更看到蔡总的幼稚啦!
马华上上下下都是饭囊?

Lawrence Teh said...

这次菜CD真的缩得很够力难看。在一次暴露马华是巫统马仔的铁一般事实。

云游四海 said...

虽然文中所提一切属实,但我还是觉得标题起的有失公正,我不觉得马华没有立场,反而是始终坚持一贯立场,由始至终都是以污桶所持的立场为立场,五十多年以来从未改变过。,

Anonymous said...

蔡总又被巫统某些不大不小的主人們喊閉嘴!

這位曾譏笑前总會長光是‘敢怒’沒啥用的蔡总,這囘該當如何是好?又一次當窩囊而對
‘巫统与回教党在回教化方面互相竞争,为了吸引回教徒的支持而推行回教化政策,已导致大马无法进步,过去10年一直陷在中等收入国家的困境’的評論附上==〉“以上言论,纯属转达,不代表我党立场”?!

也難怪,掌舵的司機又豈會忍受搭便車的乘客隨意批評?小心司機發難趕乘客下車!到時候又得低聲下氣求人不好吧你們丟在Sg Buloh!

Anonymous said...

没事的!只要再向木鱼丁说声“对不起,我错了。” 没事,没事,没啥大呆痔啦!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不管是什么借口,都不能掩饰它的缩阳。

Anonymous said...

见风使舵。。
雷声大雨点小。。
180度U转stunt show。。

安东尼 said...

哈哈,本老人看完你这篇文章,知道你又在sarcastic 马华无能的会长了。写的非常好!
你不愧是政治奇才。
假如我是蔡演员,我一定重金聘请你做马华公会的政治顾问。
本老夫本来不谈政治的,但是每次看你写的文章,你说的很有道理。
现在我是你的粉丝了。

Anonymous said...

他們都吃的 ’肥死大隻‘,主人的獵犬要讓他們從14樓掉下來有點難度,搞不好地下會穿洞,但把他們趕進Sg Buloh吃咖喱飯倒是易如反掌呀!

唉!吃慣山珍海味,穿慣明牌衣服,住慣大洋樓養番狗和保鏢慵人隨呼隨到,所以嘛!你們盡管螇笑好啦!’他們都‘忍功’了得,臉皮更是比少林功夫了得,刀槍不入!想想,如沒這樣的功力,如何忍受主人說他們的祖母輩是干不道德的工作來養活他們,又說他們是乘客,在沒人的時候更是得。。。。

唉!為了那山珍海味,明牌衣服,明牌車,大洋樓,番狗保鏢和慵人加那紅顏知己,忍,忍,忍,忍,忍。。。。。。

方人也 said...

痛快!痛快!
高调能救得了马华?
别天真了,乘客终究是乘客,怨妇始终是怨妇。

Anonymous said...

高调得莫名奇妙?越搞越黑就有啦!

大马贱民 said...

学人搞高调结果让人民‘调高’他
马华真的无‘忍’用!

Anonymous said...

菜CD较喜欢清真教, 酱才可以‘调起高高’卖5P光碟...

mtchair

Anonymous said...

Wow excellent posts you have here.
Do keep on writing.

Sungai Ruan for Change said...

凌国文兄,久仰大名,昨晚那场两千人晚宴的演讲非常精彩,我和家人赞不绝口。期待你多回来劳勿。

凱v胡倫 said...

善言能贏得聽眾,善聽才能贏得朋友。......................................................................

Anonymous said...

人家一曲走天涯,他一本書想表達甚麽?!表演馬華的終生學習的失敗?!

唉!他大學畢業後到底平時有沒有讀書?讀那類書?老大的知識如此,他的‘馬仔’的水平可想而知!難怪巫青團長瞧不起林副財長!

外資不來最大原因是政府貪污腐敗,行政沒效率,政策變更不定,司法不獨立,治安不好等等啦!如果把囯陣,尤其是巫統那一套輸去世界任何一囯,都會令那個囯家變爲落後為苯蛋囯家的!

Anonymous said...

hahahaha... cant stop laughing!!!! MCA, u go play egg la.... lolzz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