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31, 2010

你有几位友族朋友?


我们自小就通过小学课本认识到“友族同胞”这四个字。可是,除了公关用途之外,这四个字对你有任何实际意义吗?今天的你,身边究竟有几位友族朋友?

你对种族沙文主义恨之入骨、你对高官政客周期性的种族性言论感到胸闷作呕、你对那两位出言侮辱非马来人学生的校长义愤填膺、你对种族性政策忍无可忍。

上述各种情绪的交织纠缠,让你心中产生一股挥之不去的郁闷。你想不通,为何在我们共同走过了大风大浪、休戚与共的53年后的今天,还会有人把你视为前来寄居的外人。为什么种族主义可以阴魂不散,是谁为它提供了生存空间?

每当一小撮人发表种族性言论,社会上的另外一群人就忙着批判、反驳;还有一些人就负责消毒、救火。同样的流程,周而复始地循环上演。我们难道永远无法跳出种族主义的轮回?

方法不是没有的,而且不会比吉隆坡那几间没有人懂得修理的高科技公厕来得复杂。只需扪心自问,你有主动接触、结识、了解我们时常说得很溜口的“友族同胞”吗?

我们的惯性论述是,种族主义破坏各族间的和谐与团结。换个角度来看,难道不是因为我们各族间没有达到真正的和谐与团结,才让种族主义有机可乘?

除了味蕾的共同喜好、除了知道各族不吃特定肉类、回教徒斋戒月不吃不喝、兴都教徒大宝森节游行,我们必须承认及面对一个事实:许多华裔同胞对友族的了解,就只有上述几项。其它的,很不幸,大多是是负面的印象。

种族主义不是特定族群的专利。当我们以自己的观点划地自限,关上与友族交流融合的大门,这何尝不是一种变相的种族主义?

当我们面对“多源流教育是国民团结的绊脚石”这类狭隘指斥时,在罗列各种论述与实例加以反驳之余,我们必须承认,多源流教育虽然没有阻碍我们与友族的交融与团结,可是我们本身不愿踏出族群本位主义的心态,确是国民团结的最大障碍。

也正因为各族民间缺乏全方位的交流与了解,随之而生的疏离与猜疑,才让种族主义得以见缝插针,兴风作浪。

与其继续痛骂玩弄种族课题的政党、团体、媒体,我们可以采取更积极的回应方式。从今天开始,如果已经有了友族朋友的,请加深你们之间除了课业或工作以外的交流;如果还没有友族朋友的,请你主动去结交一位。

如果每一位华人、马来人、印度人、卡达山人、伊班人,身边都有至少一位友族挚友,种族主义还有作恶的空间吗?

53岁的马来西亚,可以因为你而变得更美好。祝你国庆日快乐。


刊登于星洲日报六日谭专栏

14 comments:

tehyeekeong郑屹强 said...

除了结交友族朋友,你也可以与林连玉基金联合举办一系列的跨族群活动,一起看看探索种族关系的gadoh电影也是不错的,请看一下链接:http://llgcultural.com/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242:2010-07-12-05-59-29

Anonymous said...

其中的因果关系,是否与马来西亚的政治体制与历史影响?那撮马来精英把马来人与回教绑在一起,再利用所谓的”协约“来一直把持着他们的政治筹码。马来西亚的种族问题,其实只是那些太过聪明的领导人持续点燃的课题,导致一些无知盲目跟随的支持者走向极端~

Anonymous said...

最新的消息是“他们”已经确定要拿黄明志来祭旗!华族的无奈?

Anonymous said...

其實各民族本沒問題,是那些別有用心的政客為了一己之私,而故意製造客題,然後‘創造’可利用來謀私和騙選票的愚民政策和愚弄民智。當不平衡和的政策和偏差的行政帶來危及政權和利益的後果時,那批人面獸心的政客便故意挑撥族群的不同意識,見縫插針,然後利用特定媒體扇風點火。在這樣環境成長的人比較難接交不同族群的挚友。Divide & Rule 是老馬埋下的毒种子再加20+年的澆水長成的惡果。

記得我的先父在世時(60年代那時我還是小孩),他的最要好的朋友是一位印裔和巫裔的uncle(後者和先任首相的先父還很有淵源)每逢過節日我們和他們都還互請家人做客呢! 老一輩的不在了,年輕的各奔前路也不來往了!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马来朋友的婚礼和开斋庆典,我都会出席。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看到贫穷的华人,我会同情和尽力帮助,看到贫穷的马来人、卡达山杜顺人、印度人等等,我也会同情和尽力帮助,看到本南人被国阵政府与木材奸商剥削,我会很激动地通过网络和与朋友外出饮茶时力数国阵的罪行。唯一我不会屌它们的,就是那些菲律宾和印尼等一些外国的非法移民。

Anonymous said...

Get rid of all the political animals by booting out the Be End party( A breeding ground for these greedy blood thirting animals ), change the governing authority until the day when the nation have cultivated enough politicians of statemanship quality, then only we can have a truly harmonious & mutually respectful multicultural society where people of different ethnic groups can develop genuine & sincere relationship, one that truely thoughtful of the welfare of the others because of true friendship.

失败のman said...

好像一个都没,我意指深交那种。

安东尼 said...

我需要钱用时,从来没有想过和马来朋友或印度朋友借钱。因为会觉得不好意思。
通常我会和华裔朋友借钱,因为他们比较容易沟通。
万一没有钱还,还可以商量的。

安东尼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nasruddin said...

Thanks God the Jews invented the google translate so that I can read many blog from malaysian chinese blogger..

I think the biggest Issue our thinking is to much. We thought to much about our own race but we just forgot how to developed our nation. We must stop to think me, but think us !!

Peace: A Malay who cant read Huayu

凌国文 said...

Nasruddin,

You are right. We are all the same, aren't we?

霞妹 said...

与其抱怨,与其再中他们的奸计,不如我们从自身做起,好好了解友族同胞的文化,好好和友族同胞做朋友吧!
非常赞成此篇文章,我也是如此和我的学生分享的。

凌国文 said...

霞姐,

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