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3, 2009

给武吉公满村民一个交待

部落格网路媒体电台广播电视新闻之后,再把战线扩展到主流印刷媒体。这是刊登于今日星洲日报的文章。此文是从本人早前几篇相关文章的内容摘要修整而成,以协助之前未留意此课题的读者了解事件的来龙去脉。


彭亨州劳勿,曾是我国最大的金矿所在地。

而劳勿的金矿集中地,是位于一个叫武吉公满的新村。19世纪,武吉公满曾因为蓬勃的金矿业而享有一段繁华的历史。随着金矿开采业于60年代的没落,武吉公满铅华尽洗。近数十年来,这里一直都是一个民风淳朴的典型新村。

2007年初,某国际财团在村民不知情的情况下,取得了批文,在武吉公满新村再度经营金矿开采业。采金不是问题,问题是,采金过程会使用包括山埃在内的剧毒化学物质。

有关机构并没有主动向村民讲解山埃对人类及环境的危险性。村民在自行寻找资料后才发现,山埃是一种致命的剧毒物质!

面对着自己土生土长的家园,极可能沦为“毒村”的威胁,村民们成立了“反对山埃采金委员会”,积极寻找各管道向外界传达求救的讯息。

村民并非要抗拒发展的洪流,他们的惶恐不安,是基于以下的几个问题:

1)不论何种形式的工业,都应该离开住宅区至少5公里。可是武吉公满金矿区距离最近的住家不及10公尺之遥,与民宅只有区区一马路之隔。与周遭民宅、商店、学校几乎没有缓冲区,并且采用每日1.5公吨属于一级剧毒物质的山埃作业的金矿,到底如何取得批文?

2)在外国,矿场有毒物质外漏意外早有先例。印尼布雅湾(Buyat)曾因为矿场的水银外泄,导致当地六个乡村的超过一千名村民相继中毒患病,印尼政府最终下令所有村民迁离该地;美国卡洛拉多西部也曾发生一宗山埃泄漏意外,导致27公里内的河流生物全部死亡。就连先进国如美国尚且无法避免山埃外泄与污染事件,还不是先进国的马来西亚如何担保山埃使用的安全?

3)村民向有关当局寻求保障,有关当局却表示:“只要管理得当,山埃采金是绝对安全的!”可是,安全保障不能单凭一句话。当局从未说明他们到底采取了哪一些安全措施及监管机制。如果安全真的获得保障,有关机构为何不干脆让村民进入金矿区参观,对各种安全措施进行讲解,好让村民安心呢?

过去两年来,有关当局始终无法针对上述的疑问给予明确的回应及交待。

呈交备忘录、当面陈情、街头请愿。。。一个平民可以做的,村民们都做了。

村民在去年入禀高庭,尝试通过司法管道推翻当局允许相关财团在当地以山埃采金的决定。然而,在经过一年多的诉讼后,高庭于日前却驳回村民的申请,理由是“环境局早在1997年已发出准证,村民太迟提出申请”。就因为“太迟”,本以为终于可以有个了结的村民,反而陷入更深的无助与不解。

这起事件,不是一宗简单的地方民生课题,它是牵涉到环境保护,人权,甚至是生存权的严重问题。社会各阶层不能坐视不理,政府各机关更不能视若无睹。

政府的协助,是村民最后的期望。一个以民为本的政府,除了推动经济发展、照顾民生,更有责任给予人民一个免以恐惧的生活环境。

在新首相“人民优先”的施政理念下,希望政府可以正视这件事情,尽快跟进及处理以上三道问题,给村民一个合理的交待。

一个可以让家人平安过活、让孩子健康成长的安全家园,只是老百姓一个卑微的要求。

21 comments:

憋疯 Bear Foong said...

看看能不能报导一下

林廷辉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林廷辉 said...

大家都在等一个交待!

希望我们的政府不要叫大家太失望!

阿土伯 said...

背水一战,决不妥协!

thepplway said...

因为民主还无法制衡既得利益者的独裁与霸权,所以这些事情不断发生。

看看红泥山埋毒事件,死了多少人,生了多少畸形的孩子才换来厂商的败诉。

白小也是这样,无端端的被关闭,因为没有人(很少人到实地调查,xxx根本没有环境污染与什么危险,还是既得利益者在图谋不轨!)

现在武吉公满11年(用十年时间等待~~用一年时间追回十年?),你知道马华不会插手,但是最后一定会做戏,然后说反对党政治化。

其实真正民主的竞争应该是,大家都争先恐后的为村民出头,而不是自己做不到,最后说政治化了。那是最不负责任的政客,对不起是政棍的无赖行为!

BCY said...

求真,

“其实真正民主的竞争应该是,大家都争先恐后的为村民出头,而不是自己做不到,最后说政治化了。”

这句话说得超级好!!!
保护家园的人不是谁的棋子,
不敢站出来的人,才是执政党的棋子!

在这里重申,
没有村民不愿接受马华的帮助,
是马华不愿意帮助,不能说别人政治化!

六月一日法庭宣判因“输在太迟”,
一脸错愕的村民喊出了一句话:
“我们三千条命都被马华卖了!”

我再次重申,
虽然之前被出卖,
不过,马华公会的领袖们请听清楚,
如果之后你们肯帮忙,
我们一样会打开大门,
只是一直以来你们都不愿意进来!!!
请你们不要把村民当成是白痴,
即使是白痴也会捍卫自己生存的权力!!!
当生命越受到威胁的时候,
反抗敌人的能力就会越强大,
但愿有一天,尊贵的领袖们不会成为大家公认的敌人!!!!!

法庭判我三千人死刑,我们不服!!!!!

阿飞 said...

国文,我把你的文章转到部落格&通过电邮发给我的朋友&学生们,可以吧?
我希望更多更多人关注这个问题,更多更多人做事,虽然有很多很多可以做事的人拒绝做事:(
对于黄XX竟然最后还是拒绝受访,我感到很失望也很愤怒!她怎么到今天还是这个态度,太令人失望了!我觉得这其实是天赐良机,让她借这个机会说说话,让人们感觉她是关心的,是打算做点事的,没想到她干脆省了,大概也不在乎人们对她的评价&感觉了吧?!下次如果还敢出来竞选,就等着被轰上月球吧!!!
什么“不做强权的应声虫”、什么“为了你们的利益,我会坚持到底”……我是曾经对他们寄以希望的,可是去年三零八前夕就对他们失望了,而且是大大失望(也许之前太相信他们真是马华最后的良知吧),再下来他们的所作所为我更是彻底失望了!原来“未出土时尚有节,及凌云处即失节”!!!
靠什么马华、什么政府,很难了!我们要“开发”更多管道把声音传出去,引起更多更多关注,一定不能放弃!!!!!!!!!!!
背水一战,决不妥协!!!!!!!!!!!

阿土伯 said...

Pls sign for Petition: Say No To Cyanide !!!

http://www.petitiononline.com/cyanide/petition.html

問文 said...

可惜现在又不是大选?

Fong Pau Teck 房保德 said...

國文
請你做一件事好不好?

我一直看你們寫的山埃.. 山埃...
起初一點感覺都沒有

後來才了解到原來就是所謂英文的 Cyanide.
中文翻譯應是氰化物,氰是劇毒,看了真正的名詞才吓一跳,這都怪你們媒體不專業的翻譯。

用錯方法啦才沒有得到很大的回響,
氰化物在台灣可是大件事,先在中文媒體把他大肆報導(正確的報導= 用氰化物而不是什麼山埃山埃的,鬼才知道什麼是山埃,但一講氰化物很多人都明白的)台灣媒體絶對會關心的,山埃是什麼,台灣人可聽不懂。

用氰化物的名稱最起碼先引起港台中在馬的投資家注意,方法錯誤要多行幾百哩的路哦...

凌国文 said...

保德,

在马来西亚,讲“氰化物”会更多人不明白是什么。

在马来西亚,我想“山埃”还是比较普遍的叫法吧?

凌国文 said...

我们现在的焦点是先在全国掀起舆论压力,所以暂时来说,让大马同胞了解,比让台湾朋友了解更重要。

thepplway said...

呵呵国文我也感谢房兄的善意提醒可以用(氰化物)其实我也会写,copy n paste 。

是不是昨晚开会太多鸟论了,火气很盛哦,呵呵.

别忘了红泥山抗毒起关键的是日本教授与当地市民哦。加油!

Anonymous said...

The Mission of Impossible yet to be possible if everyone has the strong determination. Gather all the positive measures and intelligence to implement a good concept and brain-washed the mind-set if minority will agreed to the majority for the benefits of the most.
Roman is not built in over-night, Day dawn will come after nights.
Mr Leng - the ball is still on the rolling.....

A Parent

凌国文 said...

求真,

火气很盛?什么意思?

不过,我心中那团火向都来是熊熊烈焰!

Fong Pau Teck 房保德 said...

講山埃,其碼我覺得我們東馬人民不了解,其碼我們一些朋友聽都沒聽說過。而且聽到之後一點感覺都沒有,

但我們一聽是"氰化物"時,我自己本身吓了一跳,因為我們在課本唸到的氰化物是劇毒,相信這名詞應是人民廣泛了解的名詞
要用何名詞來讓所有人知道就看你們
我只是提供一點小小的建議而已...

或許兩個並用...加 ( )

凌国文 said...

同意,就加个括符。

阿土伯 said...

总之有毒,会影响人类的健康及环境的污染就对了!山埃还是氰化物还是其次!

Bukit Koman said...

其实房保德亦言之有理,所有能使这件事让更多人知道的方法我们都愿意尝试,待会儿会将黄金vs人命的intro稍作更改。谢谢!

阿土伯,谢谢您的用心和支持,
我们都看见了。
6月1日那天法庭宣判败诉后,我们对失落的村民说不要灰心,现在网路上有一股力量与他们并肩作战。他们即刻流露一丝盼望,眼眶泛红的紧握我们双手说道:“谢谢您们,您们要帮助我们,不要放弃我们,我们也不会放弃的。”

再次谢谢各位关心这件事情的朋友!
我们不会放弃!
背水一战,永不妥协!

Anonymous said...

你们的代表律师是否有处理过像环境保护案件的经验,如果没有的话,你们是客户,你们可去寻找有经验的律师来为这案件上诉做准备。

如果你们的代表律师是有环境保护案件经验的,那么可以继续聘用他,同时也要加强你们的律师团,就是再加入更专业及有打过环境保护案件经验的legal consultant, senior council, queen council等。当然,对方也会有所准备。

你们可把这件事让律师公会知道,放在他们的网站www.malaysianbar.org.my,让更多律师知道,或许会有更多律师出来帮忙。

你们把环境部也列入辨答人似呼不妥,环境部应该是站在你们这方。尤其是来自布城的官员,他们是有权利进入矿场,检查任何怀疑或可能的污染pollution, 泄漏emission, 蒸发毒气vapour。也只有他们才能为你们收集新的证据,为上诉做准备。

你们有权利要求矿场遵守开采金矿的安全性及对各种安全措施进行讲解,好让村民安心,难道采金矿的员工就不但心吗?

继续追查黄燕燕和首相纳吉的行程,向他们表达情况危机。

Freddie

Anonymous said...

correction : is senior counsel and queen's counsel.

Fredd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