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9, 2009

卫生部长,是谁将“武吉公满”课题政治化?




尊贵的卫生部长拿督斯里廖中莱,

您好!这是过去一个多月来,我针对武吉公满山埃采金事件所写的第三封公开信。

前两封分别致给劳勿国会议员黄燕燕,以及马华公会全体领导层的公开信,我视之为失败,因为过去一个多月来,并没有获得任何来自贵党中央领袖的回应

让人感到欣慰的是,贵党一些基层党员,对此事还是抱有关注的热诚,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及迫切性!

日前贵党在槟城进行的60周年党庆活动中,有仗义执言的基层领袖向您提出此项课题。身为卫生部长的您也当场公开作出回应。

您的公开回应,比起一些采取回避态度的领袖,是值得赞赏的。可是,在满怀期望透过Youtube听完您3分钟的回应后,却让我感到更大的失望及疑惑。

在3分钟的回应中,您只用了40秒来澄清:“经过多方面的介入,证实山埃采金符合程序,没有对环境造成污染,也没有造成人命伤亡,所以州政府才给矿场发出准证。”

您的这番回应,跟早前矿场当局的回应如出一辙,都是“口头保证”。可是,尊贵的,您不是普通老百姓,您是我们的卫生部长,我们对您回应的要求,不只停留在“口头保证”的层次。

您口中所指的“多方面”包括了哪一方面?哪一些官员?哪一些机构?这些机构有没有足够的专业知识来作出鉴定?这些鉴定有没有获得独立机构的审核?

您的这个回应,也无法解答以下两道关键问题:

1) 政府为何会允许距离民宅只有一马路之隔的金矿场以山埃作业?

2) 如果山埃的使用符合安全标准,为何当局不肯开放矿场让村民及独立机构进去视察?

您回答不了上述的问题,或许是当时您手上没有充足的资料,我可以理解。但我难以接受的是您接下来2分钟的谈话内容。

话锋一转,您突然指出“这件事情已经被反对党政治化”。我听了之后一阵错愕!自两年前爆出山埃采金事件后,武吉公满村民曾第一时间致函贵党时任总会长黄家定、彭亨州马华联委会主席陈广才、马华副总会长翁诗杰、以及时任马青总团长兼文冬区国会议员的,要求择日会面商谈对策。可是贵党领袖却始终没有给予正面的回应。

村民只求解决问题,为家人保住家园。只要能够协助到他们的,不管是在朝在野,村民皆无任欢迎。村民可以抛开朝野之分,贵为内阁部长的您,怎么始终无法放开朝野之别呢?

尊贵的,您在回应中特别指出“我们已经有一位州议员被拉下马了”,可见您十分介意此事,但我想说的是,任何一位奉行“民之所欲,常在我心”从政理念的代议士,人民是不会唾弃他的。

您还进一步指出“这件事情越来越严重,是因为被反对党歪曲放大,反对党最会利用这种方式搏同情。”您对了一半,这件事情确实是越来越严重,但不是因为反对党的扭曲,而是因为贵党领袖由始至终没有正面看待村民们的求助。

您将村民们的不满归咎为“反对党的扭曲”,恕我直言,您是侮辱了我们村民的智慧。

您最让人失望的谈话,是认为“如果有去过劳勿,就会知道只有一小部分人在反对,普遍上的老百姓是了解的”。
身为一位负责任的中央领袖,我恳请您在发出此番言论后,向大家展示您判断“多数和少数”的数据,或任何的依据。如果没有的话,我们很乐意安排您亲自到武吉公满走一趟,作一个深入的民意调查。

尊贵的,我们是对事不对人,这是一件牵涉到人民居住权的人权课题,不是“州议员被拉下马”的政治课题。是谁在把它政治化?

若有得罪之处,盼您多多包涵!任何来自贵党的协助,我们仍然会以感激的心情接受。

武吉公满村民
凌国文上

93 comments:

林廷辉 said...

敷衍问题!
逃避问题!
推卸责任!

这些就是我们的马华部长们的为官之道?

他们为什么总是觉得错的永远是别人,自己永远没有错?

难道他们只知道如何争官,讨官,乞官。 却不懂如何做官,为官?

林廷辉 said...

有谁可以告诉我,

他们几时才可以醒?

为什么他们要一次又一次的伤人民的心?

为什么他们要一次又一次的令人民失望?

为什么他们要一次又一次的不知悔改?

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

指责博客对他们不公平?

他们做对时应该给于赞赏?

请问, 这样下去,我们何时才能对他们“公平”???

鱼米之乡 said...

马华万岁!
果然是讲一套,做一套。
在党内说问题已经政治化,对外说没问题;
就是不要给你们真相,
你们才会继续支持我做卫生部长。
部长万岁,万万岁!
相信部长说的党员也万万岁!

每一件事情的发生,
如果要政府帮忙就是政治化,
我不晓得还有什么事情是可以没有政治成分的。
除非,
每样事情都是人民自己解决,
那就不会政治化了。

我们选出的这个政府,
有什么功用呢?

mkfoo said...

“不要理会他们(全体马来西亚老百姓)的民生问题啦,不关我的事,拖时间吧,(我们)才剩3年吧了,可能等不到3年,分分钟40秒就完了,快!直到挖完金为止啦!”-

snowpear said...

想问廖先生以下问题:
1。 廖先生家对面如果起一间工厂你会默默的接受吗?
2。 照廖先生所言,:“经过多方面的介入,证实山埃采金符合程序,没有对环境造成污染,也没有造成人命伤亡,所以州政府才给矿场发出准证。”是不是表示我们的政府所批准的所有工程都是符合标准的?那么如何解释最近发生的体育馆倒塌等等事件?
3。 “如果有去过劳勿,就会知道只有一小部分人在反对,普遍上的老百姓是了解的”。廖先生这么说, 就足以证明你们并没有去过劳务,没有到过武吉公满, 没有和任何一位村民交流过。
4。马华,你会如何回应此事?你们有在处理吗?
马华: 有啊?
那你们的效率实在太差了。 有在处理的后果还是这样。
马华: 没有啊?
那么你们太没道义了。自己的选区的事都不处理,别人帮你们擦屁股你们还说人家政治化。

momo said...

用选票教训他.
他们是姑爷仔.信他才傻.拉票时就甜言蜜语.

马寮人 said...

如果政治化一个课题就能将对手拉下马,那么马华为何不也来一招?这样的话马华迟早雄霸天下。

DaNieL_YiP 大牛叶 said...

政治化的问题就不应该解决了吗?

YB廖,唉...

coolcat said...

经过多方面的操作,各方面政府部门的介入,证明有关采金的程序没有违反所谓的污染环境
-什么时候,在那里。各方面政府部门来几小时就离开那能证明有毒还是没毒?

现在(山埃采金课题)已经是政治化了,已经被反对党在上一届大选中利用这一个课题,把我们的州议员拉下来了,所以我们在当地(劳勿都赖区)也输了一个州议员。 
-是谁说的政治化,如真的关心村民,那你们的一员有这么容易被踢走吗?你们会输了一个州议员吗?

现在我们的(劳勿区)国会议员是黄燕燕,现在还在处理这样的一个课题。
—国会议员是黄燕燕处理,她在干什么也没对村民交待。那时议员的处是态度吗?

我作为卫生部长的关心,我也派了官员,卫生部的服务人员到那里进行调查,我们必须要确保采金的情况不会造成任何人命的危险。
-那是问卫生部长您哪什么来确保山埃采金不会造成任何人命的危险呢?是否像劳勿医院事件那样出了人命才来做事,才来补救吗?

反对党全面利用这个课题,歪曲这个课题,把这个问题放大,造成这个问题变成一个越来越严重的一个政治课题。
—不是反对党反全面利用这个课题,歪曲这个课题,把这个问题放大,而是村民知道只有反对党才肯帮村名。如你们一早肯为村民出头的话会变成一个越来越严重的一个政治课题吗?

马华会继续关注,会采取必定的一些行动,以便能够不让反对党这种最会利用这种方式来博取同情的姿势。
—希望马华不要光说不做,或是就说关心但是真的“关”着自己的良“心
。不是反对党用这种最会利用这种方式来博取同情而是他们出之同情。

但是如果去到武吉公满的话,或去到劳勿的话,你们会发觉到只有所谓一小部分的人是在反对党的行动下,在进行这方面的工作。
—那你有真正的为了此事到武吉公满来吗?你有看村民写给你的信吗?
 你知道有多效少人在求助无门的情况下,在进行这方面的工作吗?

普通的老百姓他们是了解的,他们是知道这个情况马华一直都有在关注并采取行动
—但事实告诉村民普通的老百姓,马华一直没来真正的关心过此事,也没采取过什么行动。只老爱说反对党歪曲这个课题, 那你们有什么办法扶直和解决这个课题吗?

一旦如果我们认为采金程序有任何的错误的话,我们一定会采取行动的。
—采金程序有任何的错误的话真的会死人的。那时候会采取行动又有什么用呢? 那难道出了人命才来补救那是你们的处是心态吗? 我们不是在谈政治,是在谈人命。普通的老百姓他们是不懂政治的,他们只是关心自己的家园!最后是给村民一个交待,不然到时候再来怨天怨地!

花花 said...

前几天在侠客那里看了听了都已经冒烟了。再看看博客们的comment更是火上加油.....气..气..气..党与党之间的斗争竟然算到这事件上。真冤枉啊!!难道政府真是无良吗?

糊涂侠客 said...

想说的是,我们有很多的基层领袖或党员都很关心武吉公满。但我们就是不明白为何我们的领袖好像当它不存在。各位,我想不必等到下届大选我们就会在2011年的党选时让这些领袖们知道了。

snowpear said...

侠客谢谢你们这么有良心!

Susuteh 奶茶 said...

侠客,
马华基层确实关心此事,是柔佛、槟城及雪州的基层,之前的都莱州议员,就是马华那一位,也说这课题被“政治化”,这还是2007年的事,结果典当了自己在州议会的椅子!
廖部长是否会想到,自己也是否做了同样的举动?

糊涂侠客 said...

snowpear,良心是每个人都有的。只是有些人把它给藏起来了。希望接下来这些领袖可以真正的为武吉公满做些事吧!

路見要鳴 said...

昨天半夜,
在网上看了连续集"法政先锋",
有一段情节关於用山埃杀人事件,
只是很少量就可置人於死地,
好怕人!

我国astro播的"法政先锋",
这段情节应该是这个礼拜三才播出,
注意下应该有点关连,
但是又说不出些什么,
大家若有时间,
去看看这一两天内的"法政先锋",
应有些启发!

thepplway said...

60年用了又用,骗了又骗,很好用,很好骗马?

我同意国文说的,那一小撮人与马华大官们都是侮辱了选民的智慧。

侮辱人的可以参考:敬人者人恒敬之,

反过来是自取其辱!

凌国文 said...

要补充的,楼上诸位已替我补充了。

公道自在人心!

csl said...

“这个课题已经被政治化了。”

“不要把问题政治化。”

讲这些话的人,往往不是别人,而是政客本身!

BCY said...

国文,谢谢你将我心中的话都写出来了。看了卫生部长讲那么不卫生的话,真的一肚子冤屈。部长没看见人流泪就说人没有在流泪,只是别人政治化没事做走过来“催泪”博同情。看过很多武吉公满人流泪的我,原本也写着文章献给我们彭亨州的廖中莱,不过既然你已经写了,那么我就做其他可以帮助到村民的事。

吾説八道 (林伯芳) said...

最近日本政坛很流行Added Value Politician (AVP) 这一个词。我想阿廖应该是1st Class Minus Added Value Politician不会错吧?

Anonymous said...

Our dearest Minister of Health, Pls dont try to bull shit Rakyat especially those from Bukit Koman. Both you and Ng Yen Yen are from Pahang, both of you fail to take care of Pahang rakyat. Now what you want to talk also can, vote in our hand. You will see how MCA die in next general election. You know why? Because MCA having irresponsible leader like you, just know how to talk.

Dear all, pls spread out this to everyone you know. Urge them to sign for Say No to Cyanide Memorandom at http://www.petitiononline.com/cyanide Seems like at the same time we are signing to ban MCA.

andrew choo said...

wtf with tis garbage's talked! A politician not ready to politicized 'issue' he should not be/qualified as a politician...so wats wrong to politicize an issue if tat is good for the ppls ?
Seems BN like to use 'politicize' to attack ppl/organisations when they felt any unendurable comments fr public....dun u feel tat tis is communist way ? wtf !!!

andrew

Anonymous said...

嘴讲LP爽!官老爷你最历害啦!

阿土伯 said...

廖中莱也开始学会讲官话了。武吉公满人民寻求马华施援手时,从当时的总会长到马青团长,没人理。村民逼不得已,搞自救却被我们还睡不醒的卫生部长说是反对党在挑起课题,博取人民的同情。真的是睁开眼晴说懒话。
彭亨州人民,你们应该后悔了吧在308时把手中神圣的一票投给了两个没用的部长?算了吧,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还是有机会的,好好把握手中的一票哦!

成吉思汗的故乡 said...

欢迎马华中央领袖为了自己族群,
继续发表“具有道德污点、可以增进夫妻关系、经多方查证、口头保证”等等的正义性、娱乐性、政治介入性的言论,揭穿“反对党的阴谋”!教育我们的人民张大眼睛来,认识我们不长的厉害!

廖不长,继续“敢怒敢言”吧,不要像黄总临走时才来吐苦水,你说了不少故事哦,其中背后有“大人物”的故事...几时要说呢??
预祝你下一届大选蝉联国席哦!

aru said...

一个不是医生的卫长,你能期待它为人民做什么?就它口中所指的“多方面”也许承上了多份的医学报告。老兄!你以为它会看得懂吗?
叫它来武吉公满吧!它敢吗?黄燕燕是医生也是所谓当地的国会议员,怕得躲到那儿了!武吉公满没有马华党员咩?都被遗弃啦?
投国阵一票吧!投马华一票吧!下场就是酱咯!

sanjiun said...

“经过多方面的介入,证实山埃采金符合程序,没有对环境造成污染,也没有造成人命伤亡,所以州政府才给矿场发出准证。”
================================

我很纳闷。。。
发出准证的时候,矿场都还没有运作。廖中莱就知道没有造成人命伤亡???

那么就是说一定要等到有人死掉,廖中莱才会认为山埃是危险的咯。。。那么如果真的有人中了毒,廖部长会不会回答:“经过多方面的介入,证实山埃采金符合程序,伤亡只是一场意外罢了。。。”

恳请廖部长作个示范,去武吉公满“小住”半年,怎么样???

thepplway said...

各位我们尊贵的部长对有毒有害的标准是:有没有造成人命伤亡?

哪有人生病而且是集体生病,症状类似是不是在大部长的标准范畴里呢?

Anonymous said...

This is the real reactions from the so called 'Chinese community care party' MCA leaders. They just shout loud to represent the chinese community to chanllenge for the benefits and concern of the people, but this utmost important issue affecting the community health has not been seriously look into and resolve instead to put a blame and deniened the hazaad treat to the people living there. May be they need to invite the world health organisation to investigate and provide to the concern ministry a Report of study.

A Parent

阿土伯 said...

Thanks God, you let us have such caring & understanding Minister of Health....

Anonymous said...

Just remove these hkc/ccb/tns/pkyr from their position, paling lewat, next PRU.

I don't care of PXA really tends to have a "religionous" country, I just don't care anymore, it is surely 100 times better than a corrupt and bankrupt country.

Got to push PXR and DXA, make sure to watch PXS because we all know that MXA has no way to watch UXXXX!

阿土伯 said...

Ya, Botol, Correct... correct...!

正义豪言 said...

国文,
以前有一句话是现在民政老大当年欺骗选民的名言“打入国阵,纠正国阵”
今天,我们就要“打败马华,纠正马华”,这句话应该很管用的
看看廖部长在下届大选战败后还有什么高见吧!!
说不定他会是第一个跑去扯布条政治化这个事件的人呢。。。

Bentoh said...

部分馬華黨員:

雖說(很多)馬華基層和黨員還是很關注這件事... 但是真正能夠令黨為武吉公滿村民們做事的還是黨領袖...

問題來了, 作為基層的你們得怎么做才能"改變"領導層對這件事的態度呢??

1. 在黨代表大會動議? 詳細程序我不清楚, 但這一招可行嗎?

2. 在 2011 年黨選"懲罰"黨領導? 可是目前黨領導如果都得"懲罰", 那誰來"帶領"馬華呢? 個人認為, 很多時候大家都不滿黨領導, 可是最后大家都還得把票投給那幾張臉孔... 畢竟其他"基層實力"并沒有足夠的知名度和政治資源來推翻目前的領導層啊... 難不成幾位博客基層們打著"為民除毒"的口號就希望能夠打入中央領導層, 推翻目前出奇安靜的中委會, 會長, 副會長們吧?

thepplway said...

哈哈,国文说网络的影响力有多大,你别不信。上面的朋友说:

:難不成幾位博客基層們打著"為民除毒"的口號就希望能夠打入中央領導層, 推翻目前出奇安靜的中委會, 會長, 副會長們吧?

~~~~~~~~~~~~~~~~~
如果他不相信网络的力量干啥来这“探讨”问题呢?

大家加油,还没有注册facebook的情自己加入还要至少邀请30个,没有问题吧?http://www.facebook.com/board.php?uid=109177242844#/group.php?gid=109177242844

阿土伯 said...

Who still havent sign the Petition: Say No to Cyanide? Pls do so...

http://www.petitiononline.com/cyanide

Thanks

teoh said...

又是另一为政客在玩弄人民的智慧.

Bentoh said...

thepplway: 如果他不相信网络的力量干啥来这“探讨”问题呢?

====================================

不很了解你的意思...

網絡的力量當然強大, 否則我也不會了解世間如此多事, 也不會滿肚子氣跑去寫部落格泄憤 (也沒多少人在看 :P ), 更不會跑上門支持支持反山埃行動...

我所"探討"的是, 就馬華的格局而言, 單靠網絡力量是否就能夠改變馬華領導人就環境課題不聞不問的態度? 作為"非常關注"武吉公滿事件的黨員到底能否, 籍網絡或任何其他力量來改變整個格局?

能的話當然最好... 可是種種跡象顯示領導層不準備解決山埃事件... 而更換領導層更因為馬華的政治格局而難上加難, 恐怕不是"關注"武吉公滿事件的朋友們所能夠控制的...

簡單的一個問題... YB 廖中萊會因為他就武吉公滿所說的這番話而在來年黨選丟失黨職嗎? 作為無黨籍的我, 覺得這是幾乎不可能的事...

改變不了, 那我們還需要指望馬華為我們做些什么嗎? 黨員們的關注豈不都在浪費時間了???

成吉思汗的故乡 said...

国文,

唉??今天在东方日报贺词广告上荣获丹斯里头衔的甘耀华和采金公司的大股东同名?

不知知识份子陈志成、陈利良、林礼菲等富贾商翁知道村民的处境后,会不会支持村民上诉呢?????

谢谢!
(如果错把冯京当马良,请大家见谅。)

thepplway said...

谢谢bentoh的提醒,的确他们正在想方设法的尽一份力来为村民讨公道。那些不做事或做坏事的“领袖”的会否翻船是要看党内的认知能力了。

而正确的宣传与广泛的宣传其实是一个很大的优势,谢谢交流。

成吉思汗的故乡 said...

更正:
国文,

唉??今天在东方日报贺词广告上荣获丹斯里头衔的甘文华和采金公司的大股东同名???

不知知识份子陈志成、陈利良、林礼菲等富贾商翁知道村民的处境后,会不会支持村民上诉呢?????

谢谢!
(如果错把冯京当马良,请大家见谅。)

Anonymous said...

成吉思汗,

我想你应该没错把冯京当成马凉,
虽然叫甘文华的人不只金矿大股东,
但是能够荣获丹斯里头衔的甘文华,
还有哪个够资格?
注意,“资格”的评价为:有钱又有势
所以做尽伤天害理的事也能封臣。
所以马来西亚才会奸臣当道
所以人命才会不值钱罗!

凌国文 said...

要特别感谢在大会上仗义执言的糊涂侠客,这才是为民请命的精神!

奈何竟然有些马华党员认为他是抢风头,博出位!

这种黑白不分的色盲,如何捍卫人民的权益???

阿土伯 said...

那些讲人家抢风头的就是PLP的咯!

林廷辉 said...

为正义之事抢风头,为何不可?
为人民利益博出位,为何不行?

难道要学我们的马华部长们,
对自己没利益之事,避风头?
对威胁到官位之事,装聋哑?

质疑网络的力量?
认为靠網絡力量不能夠改變馬華領導人?
认为党领袖装聋哑, 党员就不能给以关注?

那,请举出更恰当及有用的方法!
如不,就别在这里占着茅厕不拉屎!

废材 said...

听说11/6卫生部长会到劳勿医院

bk said...

劳勿医院距离武吉公满不到2km,廖中莱会不会“顺路”去探查民情拭目以待罗!我看就不会了,之前黄燕燕也有到隔壁村“关心”,还不是没到武吉公满!

阿土伯 said...

They dare not to go wat....

chchoo said...

the issue is sizzling hot now, he can hide but he cannot run. i think he will be there to put off some fire. am curious if he will borrow OTK's superman outfit. red underwear might give him some unexpected luck.

the villagers should come out in numbers to greet him, and listen to what he has to offer.

Anonymous said...

马华公会这次是栽在凌国文手下了!

林季 said...

政客忘记。除了司法手段可以解套,还有透过立法,拟定危险药物采集使用及限制法令。

Susuteh 奶茶 said...

马华公会这次是栽在凌国文手下了!
此言差矣!马华败在自己的“手里”!

阿土伯 said...

MCA's biggest enemy is they themselves. They fail to fight against their enemy... thats why they lose!

你好,我是打工仔阿俊! said...

没力气再说了, 气死我了!!!!! 期望天收他们。古语有云,坏事干得多,小心最后那几年!!!无论你们赚几多,都带不进X材,倒不如做点好事,好让RAUB居民平平安安!!!

于你门同在!
俊。

雪山锺某 said...

不要再乱了,快处理问题吧!是不是要等到人民死去了才甘愿?

Anonymous said...

廖部长,这样的话你也能说出口。

人命关天!

当初事情还没闹大的时候你们马华解决掉它,那不就是马华的功劳了吗?

为什么要让反对党出来为人民说话时,你才来说反对党借此课题政治化? 福建话说:bo kia lang TL?

说多错多,还是老老实实为人民做点事吧。马来西亚华社的老大,为人民做点事好让我们骄傲一下可以吗?

SP Lee said...

If you look at the video closely, there are 2 occasions where Leow looked down when he said "oppositions are guilty of politicizing the issue' - an sub conscious action when someone is lying.

snowpear said...

廖中萊請您親身正式訪察,告訴厂大村民大人您何時會到,在什麼地方,讓大"部份人"告訴您事實到底是怎樣!!!!!!!!!!!!!!!!!!!!!!!!!!!!!!!!!!!!!!!!!!!!!!!!!!!!!!!!!!!!!!!!!!!!!!!!!!!!!!!!!!!!!!!!!!!!!!!!!!!

正义豪言 said...

国文
既然廖部长这样高明是说这个问题被反对党政治化,那么国文就去文冬国席单挑廖部长,或者建议这个史上最“高明”的卫生部长移师劳勿,看看到时这个廖部长怕不怕
看他战败后还有什么高见!

Anonymous said...

“卫生部长廖中莱,我们像您一样,没有办法向大家展示如何判断“大部分”还是“一小部分”的数据或依据。但是在5月31日,我们这些无党无派的平民,很乐意的亲自到武吉公满走了一趟,虽然短短的几个小时来不及做一个深入的民意调查,但是我们随意在几个村民平时聚在一起的地方,随意访问几个路人甲乙丙丁,得到了以下村民的想法。敬请洗耳恭听!”

http://bancyanide.blogspot.com/2009/06/blog-post_10.html

阿土伯 said...

国文单挑廖部长,用山埃当精选标志,马华没得来!那时,我们就要say yes to cyanide 了!

kwin said...

真想连他也“拉下马”,然后再狠狠的凑他一拳(哈哈,想想而已)。真是狗屁不通,简直是牛头不对马嘴,他是在回答问题还是在批评反对党?说了等于没说。

糊涂侠客 said...

各位,小弟将在明天下午被廖部长请去喝咖啡。到时一定会邀请他去武吉公满小住几天。

还有,博客的力量时很大的。当然这要大家一起合作才可以。因为博客们的声音,我听说马华有位领导人将会站出来处理这件事。有人已经把全部资料翻译英文给他了。就看看他有没有本事解决了。

愚公移山 said...

我支持受影响的村民。
精神上和行动上。

http://teongee.blogspot.com/2009/06/blog-post_11.html

Anonymous said...

又是一个狗里长不出象牙的政客;一个满口胡说八道,只吃素的衣冠禽兽;是他扭曲实现,还敢把责任推给别人!它到底是人吗?

thepplway said...

侠客加油,谢谢你让事情透明化,让我们知道廖部长怎么向同志交代3000人口的命运。

愿慈爱与公义的上帝与你同在。

弥迦书6:8
世人哪,耶和华已指示你何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什么呢?只要你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你的神同行。

阿土伯 said...

侠客,说你糊涂一点也没错!马华领导人不懂得华文吗?为什么要翻译成英文?马华领袖看不懂华文,说得过去吗?

low said...

侠客,继续努力,我们支持你。

凌国文 said...

侠客,感谢您的义举,不愧侠客之名。

明天应该不会有什么惊喜,顶多不断重复“经过多方面介入,证明山埃采金符合程序“,
以及“别随反对党起舞,他们最会玩弄这些课题博同情“。

Anonymous said...

凌先生,

这武吉公满山埃事件(Cyanide/氰化物),看看是否能以庭外和解的方式来解决。也就是三方面都坐下来商谈,一方是村民或村委,一方是环境局官员,一方是金矿负责人,再找一个三方都同意及认可的环保专家来主持。法官或许会乐见其成,因为这又能解决了一件纷争,但律师或许不同意,他们是靠打官司吃饭,最不愿庭外和解,尤其是金矿的律师,他们刚在高庭打赢这场官司,你们上诉也会有些困难,但,这仗还没打完,谁会赢还不知道。

那间金矿主席甘代耀在亚洲周刊解释说他们以现代化厂房提炼及采金技术是安全的,不会造成环境或地下水被污染的问题,而且还有很大的面积将会继续的开采。

这种情况令人担忧,山埃是一种剧毒化学物,长期接触是否会对人体造成伤害(biological damage)或多年后会致癌(cancer)或死亡(death),不能等到闹出人命才来处理。

你们目前的情况是准备上诉到上诉庭(Court Of Appeal),上诉后沉长官司会有两个结果,你们会赢或对方会赢。同样的,败诉的一方会继续上诉到联邦法院 (Federal Court)。到下判的那时是何年何月,双方所花的律师费又是甚么数字呀,万一输了又怎么办。

对方是金矿公司,财力雄厚,好多方面好像都以被他们。。。。。。。。。。。 , 。。。对你们不利。庭外和解或许是其中一个解决方案,省下大家的时间和金钱,更重要的是金矿公司要遵守环境部所有的安全及环保条列,当然,你们要求的是甚么,想清楚及列明条件,谈判再谈判,至到双赢。

庭外和解,金矿公司会答应吗?他们愿意坐下来吗?那就要用政治力量来制服了,首相纳吉是来自彭亨,他是唯一的人选。

或许,我的想法是行不通的,就当我没说过吧。

Freddie

snowpear said...

俠客謝謝你恓性小我,大恩大德沒齿難忘!

snowpear said...

樓上的有所不知,如果那两父子是有足夠的良心來個庭外和解的話,事情就不須要鬧到這樣。可悲的是一介草民的性命在他們眼中根本微不足道,采金才是重要事!
唉。。。良心庫存量不足。

凌国文 said...

Freddie,

人家已经讲明:“我一寸都不会移,法庭见!”

可以协商谈判的话,谁要把事情搞大呢?

Mountebank said...

马华这些个卖(华)族求荣到卖民(众)求荣的领袖们,大家还有什么好期待的。

民气必须给凝集起来,下次大选,给他们给全部弄倒下去,才能一泄我们的怨恨。

国文加油,你并不寂寞,我们都在支持你!

威良 said...

想询问,是否已经有前辈将这件事情让WHO知道了?我刚从WHO的网页得到他们的地址和联络号码.能否有任何的文件能让我们将这件事情带上国际?因为再如此集合国内力量,哪怕也只能再等待到大选时"它们"才再次乞求我们的支持.
这是WHO的联络方式: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Avenue Appia 20
1211 Geneva 27
Switzerland

Telephone: + 41 22 791 21 11
Facsimile (fax): + 41 22 791 31 11

阿土伯 said...

有心的话,早就着手处理啦,还需等到现在?当人民是白痴大笨蛋?等着收尸吧!

凌国文 said...

威良,
谢谢您的提醒。我们会跟进。

阿土伯,Mountebank,

这就是舆论的压力及威力咯!

Anonymous said...

妈的,讲到这么安全,廖家祖中十八代搬进去住,看看长久下去,你还有十九代继承吗?

jyuno_zen said...

若人们事先已向马华求助而马华置之不理,乃是马华之罪。不应怪人们把州议员拉下马,而是该怪没有好好处理问题而遭到选民心痛悲哀才唾弃的人。若问题真的被反对党政治化,还是炒作?也是马华人士在基本的处理上出现问题,才领导别人有此机会。
可是,不断将政治因素深化却漠视民意,这才是大罪。
若公司真的没有违法,拿出让人信服的数据,带领人们进内,解释结构让民心安吧。

Anonymous said...

Let's lick these M-SHCT-ASS let PRU.

ping said...

反对党政治化该课题?
那不如请我们尊贵的廖部长“平民化”这个课题,到武吉公满去住住几个月,了解民情吧。

看了短片,看来啊,我们的廖部长关心反对党还多过武吉公满村民的生死问题呢。

DUKE said...

哦,我是个文冬人。尿 部长也只不过是一个政客而已。 不必太期望啦;拖延是他的拿手本领。满脸笑容和温和的语气,也只不过是他的拿手政治秀而已。

효.

阿土伯 said...

Duke,308你不会投他一票吧?
请问文冬是不是有很多素食馆?

后援小组 said...

威良,
关于WHO,之前反山埃委员会已经写过信了,至于后援会则已经拟定一份所有可能会参与协助的NGO名单,WHO则是其中之一。而他们驻马来西亚的办公室在DAMANSARA而已。我们会尽量安排时间一一跟进名单上的团体与机构。目前有太多东西需要做了,如果您不介意的话,可否也帮忙email到WHO,因为据我所知,有些朋友虽然身在新加坡,也帮忙我们email到各机构,如果来自不同地方的不同人士都讲着同一个问题的时候,岂不是更受到关注吗:)

阿土伯 said...

后援小组,

请把马来西亚WHO的联络资料给我,我要把备忘录及村民的签名请愿书一起交上去给他们。还是我把完整备忘录签名打印出来,交给你们?
有人可以收集村民签名吗?

威良 said...

ok, I will search the address and mail to those related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as well as local Org. Do you all guy mind to let me have some sample to get and mail to the address?

Sorry first, typing eng is faster then chinese ping yin, but it does not meaning other....

thepplway said...

thanks weiliang

黃世澤 Martin Oei said...

看來馬華公會最無恥這句口號,該派得上用場。

Anonymous said...

廖中莱说“如果有去过劳勿,就会知道只有一小部分人在反对,普遍上的老百姓是了解的”
武吉公满村民,为了证明廖中莱是错的话,你们需要证据,那就是武吉公满村民意调查,3000份华人,3000份马来人,3000份印度人。完成后,招开记者与部落客公布会,公开调查结果,证明廖中莱是对还是错?

阿土伯 said...

不知道是不是server有问题,已经几天不能进入反山埃备忘录网站了!

威良 said...

今早在星洲又读到了国文的另一篇关于山埃的文章.现在这事情好像只能在评论文章讨论,但好像没怎么能上头条新闻来引起更大的冲击.能否询问各位前辈的意见,是不是因为这件事是在法庭上诉,因此不能上报,或有其他因素导致抱馆不敢将它上报?

谢谢分享

thepplway said...

威良,

天机不可泄露,哈哈

耐心等多3天或一周怎么样?

谢谢大家关心事情发展以后有需要一定与大家共享社会责任。

请注册facebook与浏览我们的网站http://bancyanide.blogspot.com/跟踪最新消息

thepplway said...

facebook

http://www.facebook.com/photo.php?pid=30245702&id=1183705141#/group.php?gid=1091772428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