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22, 2009

从红泥山到武吉公满

强势财团的利益,与弱势百姓的权益互相抵触时,当权者的处理方式,为检测一个社会的人权水平及文明程度,提供了最佳试题。

1979年开始酝酿的红泥山埋毒,到2009年在网路上发酵的武吉公满山埃采金,两者相隔了30年,但却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仿若历史的轮回。

两起事件中正面对抗的双方,同是由跨国企业与本地权贵所组成的大财团,以及处于社会最低端无权无势的小市民。

红泥山反辐射运动,起源于日本财团与我国朝圣基金局所合资创立的财团,获准在霹雳州的红泥山小镇设厂提炼稀土,并征用附近的地区作为辐射废料的埋放地点。

武吉公满反山埃采金的斗争,则因为一家于伦敦上市的本地企业与彭亨州政府发展机构合作创立的公司,获得批文于该州武吉公满新村内开采金矿,并在提炼过程中使用大量致命剧毒 - 山埃。




两起事件中的财团,同样获得政府毫无保留的背书。

红泥山的稀土提炼厂及辐射废料处理方式,虽然被多位包括联合国代表在内的外国专家评为“不符合国际安全标准”,埋放辐射废料的地区更被检测出超标的辐射指数;政府仍然坚持该埋毒区“符合所有安全标准,埋毒可以继续进行”。

武吉公满的山埃采金作业,虽然被被美国的环境化学顾问以及我国的“环境之友”评为“未达到国际安全标准,极可能在未来数十年造成附近水源的严重污染”,政府依旧认定矿场“符合多项安全标准,山埃采金可以持续运作”。

两个受影响地区的平民百姓,为了生存的权利,同样展现出无畏无惧的抗争毅力。

红泥山居民所掀起的反辐射抗争运动,是80年代公民社会运动的典范之一。居民们前仆后继的毅力、配合社会多方的支援,经过十多年的斗争,总算通过社会的群众压力,逼使有关财团结束了稀土提炼厂的运作,宣布公民社会的胜利。

不甘为财团鱼肉的武吉公满村民,也同样积极地发起了抗争运动。他们能否取得如红泥山居民当年的最终胜利,则有赖于读着这篇文章的每一个人,能否唤醒内心深处的正义感,展现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公民社会动员力量,共同捍卫民权的最后防线。


相隔30年,不同的地点、不同的化学名称,重演着同样的历史。场景可以从红泥山 、武吉公满,转移到全国任何一个角落。蓦然回首,原来数十年来,我们一直还在原地踏步。是否是时候进行一些改变呢?

20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民心多重,都不比黃金重。官爷們抬得起黃金,卻抬不起我們沉重的心。
白紙黑字的証据,在他們手裡變成歌仔戏。何解?

路見要鳴 said...

国文,
何止数十年以来,
我们一直还在原地踏步。
更加叫人不堪的是,
很多民间公民社会运动最后也变质了,
也被当权的收编了!

这个年代,
能担挡公民社会责任的人越来越少,
愿你勇者无俱向前冲!

凌国文 said...

要鸣,

感谢你出钱出力的支持!

Bukit Koman said...

红泥山过后还有大大小小的各类官商勾结(不一定是贬义词吧。。你用联营也可)导致人心惶惶的生态危机问题。

关丹就有一个,可能tv2播过,大家却没有看到,还有其他的如万饶的高压电危机这些都是需要全国人民声援支持的。

简单的说我们不能老用过去的艰难经历来自我模糊,认为以前都要8年现在少说也要3年才能解决。

相反我们要结合经验与检验理论,寻找一个符合现代化资讯时代的多赢方案。让网民能够参与、村民能够参与、全国各族人民能够参与。我们不要一个包青天,都是我们要大多数人民都认识自己的权利与尊重自己的公民权利与义务。

-siewchoon- said...

述往事,思來者!

Anonymous said...

希望武吉公满的抗争不用费上十多年才成功,不然村民的后果就会和红泥山村民的后果一样,即使最终得到胜利,然而已经有千多人患癌甚至诞下畸形宝宝。

不过,大家也不用心灰意冷,我坚信今时已经不同往日,现今科讯发达,短时间内已经成功制造舆论的压力,相信距离胜利的日子不会很遥远!

kicktheshit said...

Have we checked how many people were detained under ISA for advocating Bukit Merah case? Are we sure the company will not shift their factory to nearby Kampung?

Seriously, the only way out is to vote the government out in the next election. MCA might do something due to the current pressures but the problem will soon become someone else's.

Anonymous said...

The only way to change our fate and protect our health in BK and all places in Malaysia is to throw all BN MPs from parliment. They r fighting for their own benefits like the Klang Port monies.What can the MCA and Gerakan dare say about the BK cyanide in the Parliment? I guess no one there. Where is Ng yen yen?

Anonymous said...

Even the rubbush waste dump site in Cheroh is not able to relocate by the ng yen yen. What can she do? may be she can dance and sing karoke in Raub. Why plan a home stay in BK cyanide poisoned area in BK for foreigners?

鱼米之乡 said...

请大家告诉大家今晚的讲座会,还有很多人不懂Bukit Koman 的事情。如果还是50年不变,番薯国无望也。
今晚不能出席,遗憾!

Anonymous said...

身为重金属环境污染研究者的我及同谋,对此事真的是咬牙切齿。我们这些科学家及环境科学家做出的评论和提议,永远都是被忽略的。而且若提议稍微违反政府的意愿一点,就会被标为反对党然后研究基金也被没收或者停止。

然后事情发展成很不好的结局时,政府就赖本土科学家没有用,没有做好研究工作等等。

这种事情已经多次发生,因政府的发展计划而环境污染,山崩土崩等等。到时也是我们这些人吃死猫。

倘若政府继续这样的话,马来西亚人民将面临更大的威胁。

thepplway said...

大家不用担心,玩弄政治与逃避政治责任在资讯时代里可以苟延的时日无多,玩火者自焚。

请做更多建设性的言论,让大家互相扶持,创造一个还政于民的新天空。

你好,我是打工仔阿俊! said...

红尼山与武吉公满都跟我有关系。
我终于明白为何马来西亚叫番薯国?因为番薯人比较多。

国文,加油!加油!

Anonymous said...

Kam was obssessed by lust for money. Not just BK, Tersang plant operate soon. Save our kampong, against license to kill.

Anonymous said...

Send petition to all MPs in parliament. Remove them of their lust and greed especially the old idiot kam. Promote campaign in malay kampungs

胆小如鼠 said...

生产后的黄泥,倒哪里了?有毒吗?想到这,心好寒啊!

travii said...

http://www.themalaysianinsider.com/index.php/malaysia/30331-govt-to-probe-use-of-cyanide-at-raub-gold-mine-

is the news for real or for show?

昌记茶楼 said...

昌记小时在红泥山长大,
当年抗毒运动使我留下永远的回忆,
"毒厂"正面是来回 Ipoh & Lumut 的必经之路,
村民在路旁搭了很多铁棚,
每天都有所谓的"政府官员"来走一回,.
每天早上到晚村民都拿着写满标语的牌子..
让路过的车子清楚着到牌子里的标语..
村民每天都"力拼到底",跟所谓的"政府官员"对话.
正如楼上所说:
"即使最终得到胜利,然而已经有千多人患癌甚至诞下畸形宝宝。"

teoh said...

你好毒,你好毒,你好毒毒毒毒毒,.......
官员们的心真毒,
我们就快被毒死了.

阿飞 said...

武吉公满的村民&一群关心山埃问题的同道们一定能像红泥山村民一样获得最终胜利的!!!坚信!!!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