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24, 2009

有良知的,请您站出来!

感谢各路评论高手的拔刀,协助我们营造首波舆论压力!

感谢民联议员的鼎力相助,协助我们将问题带到国会!

感谢各平面与电子媒体的全力配合,协助我们将接触面全面拉阔!

感谢各路友人身体力行,让昨晚的座谈会全场爆满兼气氛热烈,协助我们为村民注入一支强心剂!

感谢各路英雄的配合,让我们在昨天打响首炮!













再向我最尊敬的武吉公满乡亲夫老们致敬。感谢您们天还未亮就包了两辆巴士,风尘仆仆赶出来;直到将近午夜时分,才披星戴月赶回去。

听到您们烈日下在茨厂街派传单。眼眶都湿了。

晚上那场座谈会,是我主持过的当中,心情起伏幅度最大的一次。

望着台下300多张脸孔,讲到激昂处,神情愤慨;讲到调侃处,痛快大笑;讲到辛酸处,潸然泪下。

这个晚上,台上台下,300多颗心是连成一线的。

看到黄金雄先生为猝死的战友泪洒台上,再看到台下一位泪满双颊年过70的老先生。

坐在台上的我,心如刀割。“我是否还能为他们多做一些?”那一刻,全场很多朋友的心里,应该都涌现这道问题。

您能够做的还有很多。

我们需要您将这件事情,通过所有可行的管道传达出去;

我们需要您发挥公民社会的群众力量,支持我们接下来的每一场公开活动;

我们需要各方面的专才加入我们的队伍,协助我们更有效率地打这一场硬仗。

至于政府里面,如果还有那么一个有良知的人。请别再发表口头保证,您是在侮辱着全国人民的智慧。

请您马上站出来。

座无虚席!




挤在礼堂后方的群众


背水一战,永不妥协!

40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其实我也不太清楚为什么我会出席今晚这个“黄金vs人命:抢救武吉公满”的讲座会。

我实在有太多理由可以不出席了,

1.)我不是武吉公满居民
2.)我不是劳勿人
3.)我不是彭亨人
4.)我住在吉隆坡
5.)今晚是《变形金刚II》的首映礼

不过我还是出席了,还是傍晚6点45分便到达了会场,坐在第一排;

后来会场爆满,我突然变成坐在第二排。

本来我的左边是坐着一个还没有坐好便把一叠名片掏出来的中年男子,一开口便问我金矿场是不是彭亨州苏丹的女儿有份的?

我说我不知道,我只是路过的。

右边是坐着一位大概是居民的中年男子,在很热心的帮忙搬椅子。

后来左边的中年男子自讨没趣的走掉了,右边的中年男子搬椅子也越搬越远了。

我有注意到一位身穿黑色恤衫,褐色短裙,褐色长发,年龄跟Liz差不多的女子,一直在很用心的招呼听众入席。

我打从心里想她若不是做公关的,那就一定是凌国文的女友。

讲座会开始了,她应该招呼完人客了吧,然后竟然坐到我的左边。

我想我真的很幸运,听讲座会都可以有靓女坐在旁边。

本来我还想要call doidoi陪我来听讲座会的,不过算了,她应该没有兴趣的吧。

第一位主讲人是黄金雄,是主席之类的,他讲到很精彩下。

后来褐色长发妹突然转过头来问我是哪里来的?

我说我是来自吉隆坡的,看到“那个人”(手指着台上的凌国文)的网站所以过来了。

褐色长发妹说我有心了,然后突然滔滔不绝的说她村里的这件事,好像怕我不知道这件事似的。

我真的很想听黄金雄的演讲,我只好一直对褐色长发妹点头,也不打算问她什么。

后来她大概也察觉到我很不想错过黄金雄的演讲内容吧,然后说:“继续听讲座吧!”

话说我右边是有一个空位的,再右边是褐色长发妹的朋友,好像是一名老师。

后来褐色长发妹换个位子坐到我右边来,大概是要跟她的朋友讲话吧。

然后台上讲到很激动的时候,长发妹突然又转过头来跟我说:“我真的很感激你们吉隆坡人都有出席的咯...”

接着说:“我的同乡,有很多武吉公满人,叫他们来他们反而说你们斗不过政府的啦!”

我很不好意思告诉她我是吃饱没有事情做才出席的... 啊!应该没有这么糟糕吧;

我想我是有一点公民意识,我是想支持一下社会运动,我是想有一天蕉赖有事情的时候武吉公满人可以来帮忙我吧。

在讲座会中是不可能谈天的,况且我也对讲座会的内容很满意,最重要它是免费的。

讲座会快要结束的时候我听到褐色长发妹有跟同乡讲客家话,那个时候有一位观众用客家话发表意见。

我也是客家人,虽然我已经不会讲客家话了;不过,我真的觉得全场很有亲切感。

武吉公满怎么会有这么多客家人的啊!?

对了,差点忘了给山埃采金事件给个评语;我认为这是地方政府在草菅人命。

是的,就是彭亨州政府,尤其是马华的行政议员何启文,真的是典型草菅人命的狗官。

对于草菅人命这件事,这就不是只是武吉公满的问题了。

如果大家放任草菅人命的狗官四处横行,那么迟早有一天他会要了你的命。

所以这是所有马来西亚人民都应该关注的事情。

对了,关于褐色长发妹;如果下次再遇到她,而且她又是单身的话,

我就去沟她。

leon said...

楼上的zomok转贴我之前的留言啊。。。@@

“黄金vs人命:抢救武吉公满”讲座会

然后竟然遗漏了之前留言的题目:^^

《武吉公满的客家妹》

不过我的原始文章其实是在这里噢 :D

http://www.leon-shop.com/viewthread.php?tid=615

草禾刀 said...

草禾刀虽然没法出席,不过,草禾刀的心与您们同在,加油!

Anonymous said...

谢谢你们所用心做的一切。

国文以及所有挺身而出的朋友们,武吉公满谢谢你们!

吾説八道 (林伯芳) said...

背水一战,永不妥协!

Anonymous said...

狗官何启文放屁讲BK没毒。真他妈的

阿土伯 said...

国文,到底是背水一战,永不妥协还是决不妥协呢?大家一致比较好!

总而言之,背水一战,“不会”妥协就是了!

大家,加油!快了,春天就快来了!

哈哈!

Lexus said...

身在远方,不能出席,在这给你们打气。

DUKE said...

说来真惭愧。我这个文冬人。

尿布 长 = 文冬国议员 = 说话 部长
何启文 = 文冬州议员= 见钱 眼开的狗议员
(还听说,他在tmn bentong makmur家里的 mosaic & tile 是建筑商免费帮他做的.不懂是不是投桃报李呢!)

看来,文冬人真是欠干,选了两个番薯议员。

Anonymous said...

国文,其实我已经选好了一件漂亮的黑衣,我偏爱黑色的衣服,自从穿黑衣会被抓之后,我总是穿得提心吊胆,战战惊惊的!差点还想把所有的黑衣藏在柜底下呢,这回好了,多人穿可以壮胆啊!于是准备去支持你们的了,怎知道我们合唱团的总指挥不让我请假,错过了!但我的心跟你们同在!
晖回来告诉我很成功!很开心!

Anonymous said...

忘了告诉你,我是晖妈妈!

微笑的鱼 said...

从照片中看见大家熟悉的脸孔,心里真的一阵阵的激动。虽然身在远方无法出席,但是我妈特地来电告诉我,新闻有播,大家的努力终于逐渐的看见了曙光...加油加油!!

心疼老百姓的奔波...还有国文与战友们,辛苦了...

那群自命清高的高官们,别再蒙蔽自己的良心了,醒醒吧!!

凌国文 said...

晖妈,以及各位关心我们的朋友,

昨晚座谈会的出席率确实大大超乎我们的预测。

由于昨晚同一时间马华大厦也有“全民大讲堂”,之前还担心会分散注意力,没想到出席人数竟然连300人的礼堂也不够挤。有些朋友还在会场外的楼梯处站了一整晚。

感谢从家乡远道而来的乡亲们、在吉隆坡讨生活但却心系家园的劳勿子弟、以及众多热心的本地群众,你们的出席,足以向廖部长传达一个讯息:这不是一小部分人的反对!

座谈会是圆满结束了,可是抗战才刚开始。这次无法出席的朋友,没关系,接下来的“抗山埃,保家园”运动,还需要借助大家的动员力量!

先此谢过!

臭虫 said...

有预感此事会比红泥山早日得以解决,因为"决不妥协".

kwin said...

背水一战,决不妥协. 各位加油哦!

成吉思汗的故乡 said...

民间稍为始注意,尚未见政府行动,
广大的公民同志还需努力!
也希望友族能支持这项属于全民的议题!
再接再厉!!

威良 said...

国文,各位支持的朋友,

当晚我和我太太一次到现场亲身体验这一场Gold vs Life 的将座会.因为我太太并非华侨,因此我尽力将我了解的都以我们了解的语言告诉她.她也和我分享了她的国家如何得到外在力量的帮助而将一些战犯提控上诉.相比Cambodia能得到UN的介入,而让有罪的人得到应有的惩罚,我们的马来西亚真的是越了解它就越心酸.也听到了那为女士因为丈夫的去世而泪撒现场的激动,相信让各位出席的听众都能感受到她的那一分痛.
路可能还遥远,但是只要大家肩并肩支持下,我们一定能的到最后胜利.
只要下一次还有这样的讲座会,我一定再到.先此向主办者抱歉当晚必须提早离开,因为太太已经感到肚里的小孩说要休息了.

Anonymous said...

Sure enough we need more people supports and those political leaders who greatly concern over the matter. Lets work hand in hand and gather strength from all walks of life to rescue and overcome this utmost important issue at the soonest possible. Even though I could not attend to the dialog but my son has represent me as a gesture support to this event.

A Parent

cheong966 said...

昌记的留言只有2字....加油
背水一战,决不妥协. 各位加油哦!

凌国文 said...

谢谢各位的关注!

您们的每一个询问、每一封留言、每一句鼓励,都是我们抗战的一剂强心针!

糊涂侠客 said...

不知道有没有计划来北马开场讲座呢?有需要我可以帮忙的。

凌国文 said...

侠客,

先谢过了!

凌国文 said...

掌声欢迎,首相署副部长幕鲁基亚是最新加入《武吉公满山埃采金“口头保证“俱乐部》的最新成员!

不用专家、不用检测、不用报告、不用数据,单靠一句话就可以保证可能受影响的800万人的性命!

Bravo Barisan Nasional!!!

阿土伯 said...

南部有我阿土伯!

aru said...

背水一战,决不妥协!
民众的反应让我感动。狗官的言论、态度让我反感。下届大选,用手上的一票一起把无用的政治屎虫踢出去。
背水一战,决不妥协!加油!

snowpear said...

看來,馬來西亞人民有望了! 因為他的辦事效率奇高!才短短的两天時間,就己名見了這麼多部門,並在短短的數小時裡理清那麼多事!我當初卻在熬了好幾個禮拜的夜才弄清小半桶水。難怪他可以當官。
慚愧。
我們只有一位專家來評估,而那位專家敢留下真名真姓真實身份給大家,那麼親愛的官爺們,你們口中所說的那些"卫生局、州环境局、州地质局、劳勿土地局、环保份子、媒体,以及数名公众人士"也請拿出真實姓名來!拿得出嗎?
學生在考不及格後老師也會讓他知道為什麼會不及格吧!
何況,這並不是單純的金礦業,它還渉及了大量致命剧毒!!!是否也該用管制化學物品的方式來审核此eia呢?

(他强调,经过山埃采金的用水,都会被排导到一个特定的湖内,确保有毒物质不会流出,危害自然环境。
“该湖用来收集化学物质,周围安装了防漏系统。就算一旦化学物质意外流出,金矿公司也准备了紧急应对的措施。”

以上的两句,命中要害。湖那麼大,怎麼安装了防漏系统?他們連到都沒到過實地,單單紙上談兵就能看清所有事?

果然,malaysia boleh.

Elvis Wong said...

绝对认同“说山埃无毒者,其心比山埃更毒!!那些做官的言论、态度让我反感,他们还有良知吗??

Bukit Koman said...

反山埃委員會今早又起早摸黑地扑下吉隆坡會見一名有望可以救我們三千人一命的約會,況且慕鲁基亚並沒有告訴委員會們他們必須出席,單純的白發战士們就放心去做別的事,哪知慕鲁基亚卻會為他們的缺席而心生不快。
官爺們,這些白發战士們天天風塵僕僕東蹦西跑到處找人救命,來自鄉村的他們不懂人情事故,不懂江湖規矩,不小心踏到某人的尾巴一下,就被粘下不負責任的標籤,可怜。
我想,這是慕鲁基亚的辦事方式不對,委員會們不是他肚裡的一條虫,哪事能知道他要怎樣?起碼該約個時間談個細節吧?
下個星期又說要去"实地瞭解详情",下週有七天那麼長,哪一天去? 一天有二十四個小時,總不成天天坐在茶室等他吧?
可怜的白髮战士們,為了去國會提呈备忘录,千辛萬苦,卻被誤解成一場鬧劇。國會提呈备忘录那麼好玩嗎?唉。。。馬來西亞人的分析能力怎麼會這麼差?

bcy said...

竟然没有人联络工委会并告知是出席一个对我们如此重要的会议,与其说他们不出席,倒不如说有人存心制造他们缺席而借题发挥大造文章!那么心里的鬼就可以明目张胆的张牙舞爪了!
我们这一群后援会也是在新闻发布后才恍然大悟,更何况单纯的白发工委会,可怜他们前天才忙完讲座今天又奔出来吉隆坡找某部长求救!就在尽力拯救家乡的同时,又被另一只不会讲人话的狗官出卖了!

DaNieL_YiP 大牛叶 said...

我做不到什么,只能说:加油!

snowpear said...

安全?等到有一天測到水源,空氣都己出現問題,也就是三千條人命game over 的一天。同鄉們,如果真有那麼一天,記得集体去和那些說"安全,附合標準"的人算帳。

阿土伯 said...

是故意的吗?那么重要的会议难道没通知委会?

及恒 said...

虽然我人在海外,不过心以各位同在。背水一战,永不妥协

Anonymous said...

i can't do much, but i can said...mshcta.

teoh said...

大家一起奋斗到底.

Anonymous said...

有没有看到你们劳勿的国会议员刚才在新闻时间亮相了?
哈!别高兴得太早,她才不得空跟你们谈甚么山埃呢,人家她是似笑非笑得要鹅唛区的国会议员阿兹敏拿出证据来,别乱乱冤枉了杨紫琼的未婚夫!
她很有正义感哦!

威良 said...

今天在SinChew读到了前边无名英雄的回贴,马上一度子的无名火上了."它"3年前已经告诉了居民一科学和环境来评估是没有问题的,可放所有的心.但是就是有那么一群不听和不接受报告的人士在那兴风作浪,现在的事件是外在因素多于内部因素.
读到这,我就有问题了:
1.是我们每一位太多事,加入国文的声讨队伍,还是我们真的被她认为的外在因素?
2.我们有没有可能从星洲,南洋或任何文字媒体将她3年前所说的那一番"报告"翻出来?到时候在通过所有能的方式让她再听一听是谁在找问题?
3.既然她已经不愿意回复任何关于这一方面的问题,那么,我们就已经能将她不在归纳为有关地方的代表,不然到最后好象是我们在鸡蛋里挑骨头?

可能我的想法过于激动,但是,她的回复,让我能说下一届不论她计划到任何地方寻求连任,我们一定要集合力量,将她今日的回复让人民记得她的"付出"

leon said...

刚刚在《星洲日报》的《大都会》版看到这篇报道。。。@@

公正队邀公众参与704救救武吉公满之旅

不知道各位有没有报名参加!!?@@

eddieliow said...

加油

Short short said...

如果需要帮忙请通知kmphp@hot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