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19, 2011

村长直选的赢家和输家


雪州3个华人新村村长直选于上个周末落幕。选举成绩或许无关全国格局,可是这3场选举的意义却是影响深远的。我们可以从以下4个角度来为这次的村长直选作一个观察和总结:

第一, 民联

308大选前,行动党和公正党候选人皆曾各别呼吁恢复地方选举。可是308后的3年来,宪法的约束、选委会的推搪、盟党的意愿等因素,导致由民联执政的数个州属皆无法全面恢复地方选举。

可是,选民要听的不是失败的原因,而是成功的方法。雪州政府在中央政府不支持的情况下,成功在雪州3个新村实验性进行自1965年联盟政府(国阵前身)废除地方选举以来的第一次村长直选,显示民联三党对于恢复地方选举这议题总算有了初步共识,算是零的突破,也是关键的一步。投票前夕,各候选人同台辩论的政纲发表会,更是打造专业问政文化的第一步。

这点来看,民联是这次的赢家之一。

第二, 地方选民

阔别了至少45年,吉胆岛、仁嘉隆、班达马兰选民对于失而复得的“第三票”显然感到陌生,所以这3场直选的投票率都不算高,这是可以理解的。好比一个多年无法行走的病人,总不可能一下床就健步如飞。可是却还是有部分积极出来投票的选民,对于致力提升民众政治醒觉意识的公民社会来说,这是一大鼓舞!

重获第三票权利的地方选民,绝对是这次村长直选的大赢家。

第三, 选举委员会

雪州政府在本次选举中,首次采用手指点墨的措施来辨识选民身份,以杜绝幽灵选民。这对于在308大选前突然立场急转弯,决定取消使用不退色墨汁的选举委员会,是一记响亮的巴掌。此外,也有选民投诉名字在选委会所提供的选民册上失踪,导致他们无法参与投票;还有人投诉选委会的网上查询系统在选举前一天当机,造成选民不清楚自己在哪一个投票站投票的困扰。

刚经过Bersih2.0冲击的选委会,再次成为输家。

第四, 马华公会

身为雪州反对党的马华公会,从头到尾都抱着否定态度来看待本次的选举,完全没有扮演到身为在野党的监督责任。马华早前多次批评民联没有兑现恢复地方选举的承诺,现在民联踏出第一步,他们却在选举尚未开始就抨击这是一场“猴子戏”。前后反复的立场,也不懂是谁在演“猴子戏”?

其实,马华大可以保持开明的态度,监督选举过程,点出不足之处,这才是一个专业反对党称职的表现。可是,马华却再一次错过了参与推动民主进程的契机,实属可惜。

这点来看,马华倒是这次村长直选的大输家。

稿投中国报《凌志纵文》专栏

7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It was the first step moving out after 45 years of non local government elections. Though the elections campaign was not as hot as a by election and the turned out to vote was not so encouraging but it has started a democracy proses and will be expected to study and in search of excellence for future commitments.
Nevertheless it was a smooth and successful attempts by the PR state government of Selangor.

A Parent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既然说是猴子戏,卖华又派人参选,现在包尾,连底牌(支持率)都被看清了。

居安思危 said...

上网投票行得通吗?

Anonymous said...

污桶呢?

凌国文 said...

污桶有人乐意替它当马前卒,定过抬油。

Anonymous said...

民政呢?

凌国文 said...

民政?做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