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27, 2011

交通部长身在何方?


过去这一个多星期,一直有道问题憋在肚子里,今天再也忍不住要发问:交通部长江作汉是不是放长假去了?

大吉隆坡捷运计划所引起的苏丹街征地风波,不论是业主、在野党、民间组织、甚至是蔡细历都表态了,唯独掌管交通重任的交通部长江作汉却由始至终沉默是金,下落不明。

扮演中间人陪业主们去向“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陈情的,也不是有人在朝好办事的交通部长,而是没有一官半职的马华总会长蔡细历。

不过话说回来,既然交通部长是马华的人,涉及公共交通规划的事宜,马华总会长何不直接和自家的交通部长沟通一下,请交通部网开一面,好向华社展现有人在朝好办事的优势?

蔡总没有这么做,而是绕过交通部长,直接和那个早已不是部长的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主席赛哈密协商。

蔡总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堂堂交通部长竟然不比那个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主席来得有权力?蔡总不是菜鸟,他当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更清楚知道,这个隶属首相署、通过《2010年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法案》(SPAD)而设的委员会,权限包括拟定公共交通政策,规划与监督陆路与铁路的公共交通措施,同时掌管铁道局和商用车辆注册局,管辖范围涵盖了巴士、德士、火车,甚至是铁路与陆路的货物运输。

咦,上面这一箩筐的职务,不是更应该由交通部长来掌管吗?而事实上,随着这个公共交通委员会的设立,今时今日的交通部长的决策权限几乎已在陆路上绝迹,形同被架空了大部分应有的权力。

掌握官职的却没有掌握权力,反而要由一个没有官职的政党领袖出面斡旋。如果蔡总成功扮演中间人为业主们争取到陈情的机会,岂不引证了马华当不当官其实都不重要?

再说回这个苏丹街征地风波,蔡总在会晤了公共交通委员会后公告天下“政府不会拆店”,隔天赛哈密却发表“政府仍旧会征地,而且不保证会归还店铺”,为急着歌功颂德的泼了一大桶冷水。

不过大家也不用太过操心,只要国阵政府还顾虑华人选票的走向,应该还是会“附顺民意,人民优先”的。需要操心的是,有人在朝好办事的交通部长,到底手上还仅存多少“办事”的实权啊?


稿投中国报《凌志纵文》专栏

12 comments:

yeo said...

请勿打扰,
部长还在睡好觉,仍然没醒啦!

黄先炳 said...

凌兄真没知识,交通部长的任务是宣布佳节期间公路的车速限制时速减低10公里,哪里会管这些小事?

Anonymous said...

er...他们有醒过吗???

Anonymous said...

正在吃钱, 不得空

居安思危 said...

问米。
不过现在是七月,他应该很忙,一路都是钱,真的很忙!

老百姓 said...

有这码人物岀现过在我国的政府咩?我以为仅是党争的产物。

大马贱民 said...

掌管交通的不行····
还是口交的最行!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认同口交比交通强,不然怎样做老大。

Anonymous said...

口交菜是票房毒药。 马来人和华人都度蓝他。

多谢卖华人选了个色情才,加速卖华毁灭。

卖华万啐!

Anonymous said...

做江湖吃客這一行的。沒有主人的命令,又什麼可有所行動?

安东尼老爷 said...

每次我玩这个against the nature of order (即口交)时,我多会戴上两个安全套的,提放万一被美女的牙齿不小心咬到,我的薄皮才不至于受伤。虽然 bare skin 比较爽,但是带套比较安全呢。

Anonymous said...

安東尼老師,老菜有用套口交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