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26, 2011

基尔和敦林的剩余价值


成了落水狗的前雪州大臣基尔日前在部落格自爆,有三名部长级的巫统领袖正密谋通过“基宫案”把他定罪入狱,踢出政坛。他更揭露,其中一名部长曾说“如果要赢回雪州,基尔必须坐牢。”

“三人帮”的虚实,有待留意剧情的后续发展。“如果要赢回雪州,基尔必须坐牢”这个说法,倒早已不是什么新鲜话题。

国阵想要重夺雪州政权,必须先与308前的雪州政府进行切割,让人民相信现在的雪州国阵已经不是当年那个雪州国阵。而当年的雪州国阵所犯下的错误,也无关现在的雪州国阵。要制造这种印象,首先必须有人为当年雪州国阵所留下的负面形象负上责任。

308前雪州最轰动的弊案传闻,当属吧生州议员查卡利亚的千万查宫。不懂是幸运还是不幸,老查在308大选雪州变天后不到3天就心脏病发驾鹤归西,因此无缘成为众望所归的第一号清算对象。

“查宫案”办不下去,还好后来有适耕庄州议员黄瑞林所揭发的“基宫案”。基宫主人基尔丢失雪州政权后,又在巫青总团长竞选中落败,党内外皆失意,而且包袱沉重,这些条件综合起来,让基尔轻易荣登祭旗排行榜首位。

另一位和基尔扮演着同样吃重角色的前领袖,是马华的前总会长林良实。PKFZ弊案害国阵被民联穷追猛打,民间的眼光都聚焦在政府如何处理这宗案件。伤害已经造成,舆论要压也压不下,既然民间已经万箭齐发,危机处理的唯一方式便是为大家准备一个箭靶。

箭靶也不是阿猫阿狗都可以当的,一来必须具备一定份量,方能服众;二来不能太接近权力核心,免得箭伤入骨。于是,曾担任交通部长的林良实和陈广才名正言顺成为“廉洁肃贪”的最佳箭靶。

看着每次出庭时硬挤笑脸的基尔,还有脚步满跚 的林良实,他们都曾为国阵立下不少汗马功劳,可是往事只能回味,他们现在所仅存的剩余价值,就是以自己的人格、名誉、甚至自由,为国阵政府的形象工程出最后一份力。

稿投中国报《凌志纵文》专栏

13 comments:

居安思危 said...

为国(阵)捐躯!果然是两条好汉!

老百姓 said...

这就是做小弟的宿命…
如果祸阵被人民推翻,那白毛、老马等才可能被清算!

Anonymous said...

出得黎行,遲早要還


之不過,响Bolehland, '有頭有臉'嘅, 有邊個唔係[出黎行]嘎? 條數點計? 點還啊?


JockMatGuy

Anonymous said...

這跟私會黨有何分別?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1963)。 said...

出来行的,总的要还!!!

Anonymous said...

好! 就放長雙眼, 睇佢地點還!!
JockMatGuy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立下不少汗马功劳?本身也捞了不少呱,没有好处谁要为国阵做牛做马做鸡做鸭。

Anonymous said...

It was only typical big cases but numerous medium and small crocodiles still swiming in the big sea and feel easy come easy go !

A Parent

oic said...

Uncle Boo,since u like to exchange opinion with me,y not we just borrow some space fr LKM,we had done it at 李少荣 n 卖博士s' blog before n I dun wish to do it at ur own blog,I guess LKM doesn't mind if we continue here.

For what happen to Khir Toyo n Rotten fish head,can we take it as a phenomenon of Karma ?

林季 said...

雪州没剩下多少位巫统部长,还一下说三个!原来是差不多,人人有份。

Anonymous said...

大家好

那些卖华的猪头什么医死和什么unclebutt有给税收吗?

还是它们有lubang可以吃脏钱?

如果你们有家人是卖华的人那么你们应该感到非常的家塞?!

我每个月给一千块税给那些卖华的猪吃。他妈的。

凌国文 said...

林季,

阿武叔最近忙着制作一些不能自圆其说的Angry Bird漫画,没空回应你啦!哈哈!

Anonymous said...

這種現象是狗洛平楊被貓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