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29, 2011

别让子弹飞!


一封匿名信再加一颗子弹,这类威胁手段有种追求“文武双全”的味道。当然,寄发者不会有闲情营造这种细致的意境,他们只追求以最直接的方式警告收信人:“不听话,给你死!”。

内政部长希山慕丁最近也成为了这类子弹恐吓信的收信人。他不是第一个,也不太可能是最后一个。

2010年8月,行动党八打灵北区国会议员潘检伟收过。恐吓者相信是不满前者建议废除土著购买豪宅及商业单位的折扣,信中警告他:“你很大胆吗?你现在想要什么?你现在走路,必须看前、看后、看左右和上下。你的家庭、房子、办公室汽车(车牌) 我已经知道。自己要紧记。你自己想一想。

2008年5月,行动党全国主席兼武吉牛汝莪国会议员卡巴星也收过。恐吓者针对前者在霹雳夺权风波中对君主立宪制的评论发出警告:“你不要试图质疑马来人的特权;你不要试图质疑马来君主的权力;如果你不停止,子弹就会镶入你前额;请记住,锡克人,不要忘記這是第一个警告。”

而早在1981年,当卡巴星还担任日落洞国会议员时,也曾接過一顆M16步枪子弹。

至于内政部长所接到那封子弹恐吓信,则相信无关政治,而是与政府近期打击贩卖人口有关。

内政部长接到子弹后,警方马上展现第一流的办案态度,除了斥责和警告犯案者,并高调宣布追查到底,以早日揪出幕后黑手。叫人惊喜的是,警方在事隔数天后还公布最新调查进展,显示“追查到底”不是一贯的公关说辞。

同样是接到子弹恐吓信,在野党议员恐怕就没有这般待遇了。潘检伟和卡巴星拿着两颗子弹报案后,事情就不了了之了。

不管是基于什么出发点,也不管是针对什么人,对于这种龌龊的恐吓手段,警方皆应该严正看待,以展示打击这种卑鄙行径的决心。

姑息敷衍的态度,或双重标准的执法,只会让子弹继续飞。而且,子弹是不分朝野的。

稿投中国报《凌志纵文》专栏

2 comments: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多人收过子弹恐吓信,却没有人被暗杀,靠吓而已。

Anonymous said...

從前,信藏子彈的都是要錢的。中到種信的人都是商人。1964 年我公公也收過子彈信,信中講明有人會前來收兩萬元。現在搞到這種不適的手段也借用在政治人物上。可笑。來者不善,善者不來。老闆中招,差人當然要馬不停蹄的去追查,要不然飯碗也丟掉。加巴星又不是老闆,當然沒有這種服務啦。這种現象在大馬栖見空貫,也用不得大騖小怪。